全球政治覺醒/global political awakening?

或是說:What is the New World Order?唉!

還可以延伸:甚麼是全球精英?

甚麼是世界政府?

旦是呢,平心而論,不是普羅大眾能理解或能明白?也應該非能以歷史論述之?

然這類也是有主要戰將?

也不可否認,這是屬實,端視Mr.President.Barack.Obama of U.S.最大的戰略成就是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

 是以也能,同理可證,Mr.President.Ma of R.O.C.最大戰略成就也是改善和中共的關係?

 

即使,(空一格)馬總統,也是改變原先Trouble maker的印象也讓台灣重新啟動;

或是以時間換取空間,讓台灣的外交政策也有新展望,we will see.

 

...........................引用新聞文誌如下..................................

 

 

美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歐巴馬外交尚無建樹
 

新頭殼 更新日期:"2010/10/16 16:57" NewTalk 新頭殼

新頭殼newtalk 2010.10.16 洪聖斐/編譯報導

美國兩位前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布里辛斯基(Zbigniew Brzezinski)和史考克羅(Brent Scowcroft)接受訪談時指出,歐巴馬總統為美國外交翻了新頁,但迄今仍是空白的一頁。

布里辛斯基是卡特總統任內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史考克羅則是老布希總統和福特總統的白宮國家安全顧問。2008年總統大選前,他們曾建議下一任總統要採取使美國與當時正在使這個世界轉型的

「全球政治覺醒」(global political awakening)接軌的外交政策。

兩年之後,歐巴馬總統的第一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瓊斯(James Jones)請辭,杜尼隆(Tom Donilon)即將接任。布里辛斯基和史考克羅這兩位前輩給新人的建議本質上與兩年前還是一樣。他們認為美國需要採取更清楚的策略框架來使歐巴馬總統得以與世界對話-很不幸地,在歐巴馬上任以來的21個月內,都沒有成就。

布里辛斯基想要告訴準備上任的杜尼隆:「國家安全顧問的角色不是讓火車準點出發,而是要決定行車時間表,並確認火車的目的地。」他說,國家安全顧問的工作是把點子化為戰略,然後監督、協調並敦促落實。

史考克羅認為,「歐巴馬太過專注於經濟危機,以致在外交政策上沒有太大的發揮。」

兩年前,《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伊格納修斯(David Ignatius)曾與這兩位前任白宮國家安全顧問對話過,並據此寫成《美國與世界:有關美國外交政策未來之對話》一書。最近他再度邀請這兩位外交大老對談,發現他們兩年前所提出的問題依然有效。重點是,歐巴馬儘管名義上都支持這些策略,實際上落實的卻相當少。

兩位前顧問都同意,歐巴馬最大的戰略成就是改善與俄羅斯的關係。史考特羅說,對俄政策有抓到問題的核心。

至於歐巴馬迄今為止未竟之業中,最重要的則是以巴和談的進程。兩位前顧問都常說,總統應該要提出巴勒斯坦建國的基本參數。布里辛斯基認為,美國目前敦促以色列所做的改變,不過是讓以色列屯墾區多拖兩個月的時間罷了。史考特羅則認為,如果以巴和平進程失敗,歐巴馬就有必要重新檢視美國的和平計畫。

兩位前顧問都認為歐巴馬的戰略願景跟實際成效落差甚大。布里辛斯基說:「歐巴馬的演講很動人,但從來沒有化觀念為戰略。」

歐巴馬在去年得到諾貝爾和平獎,實在太早。當他在開羅高唱要在中東採取新的路線時,以及他在40個世界級領袖集會時針對核不擴散問題提出演講時,全世界的人都在期待他端出什麼了不起的偉大計畫。但目前為止,他讓世人失望了。

伊格納修斯總結他與兩位前白宮國家安全顧問的對談,指出歐巴馬的成就是使美國改變原先極度的孤立與討人厭的情況,重新恢復與世界的連結。但,美國儘管不再那麼讓人痛恨,卻也同樣不再那麼被別的國家當成一回事。歐巴馬將美國外交政策帶入一個新的時代,但還沒有太大的作為。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