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心而論,蔡英文主席,真的跳脫歷史,擺脫束縛;二十年前,照抄照搬的論述,就送進歷史象牙塔裡;以新型態的國家安全思維來面對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平心而論,美國的論述是正確的;簡單來說,沒有國家安全,說甚麼社會救助,福利或正義等,都是鬼話;格外是,面對中國,以新戰略夥伴關係來對話,強過老掉牙的兄弟之邦?

 

未來的安全環境下國家政綱戰略(一)

概論前言:政治篇:
政府應該共同設計新的未來戰略夥伴關係;
這是國家目標.同時努力.加強雙邊戰略夥伴關係和透過合作來建立夥伴關係來
面對新型態的全球挑戰和威脅;
戰略夥伴關係架構在共識基礎上,共同促進安全,合作,信任,開放和可以預期的
視域,特別是,重新調整國家戰略性攻擊武力部署;
所以,新型態的戰略夥伴關係,說明政府的義務和建立條約;
共同建立有利的條件來促進合作與安全,同時,加強穩定和發展;
感想概論:
戰略夥伴關係是政府聲明和決定,特別是,關於負責任的國家安全和戰略穩定,
所以,關係聲明決定政策和安全的基本原則;
首先是聲明放棄和終止兩岸敵對狀態;
戰略夥伴關係是機制,在框架下,設計新的共同責任和互信在雙方政府;
戰略夥伴關係也將會影響雙方政府之間的經濟合作和發展關係;
格外是,社會間的民眾對政府的支持;
戰略夥伴關係的原則是對話,簡單來說,公開和透明的戰略對話來反擊潛在的威
脅,包括,所有層面;
平心而論,全球改變,這是善意的改變,以政府決心來承認國家自由;
戰略夥伴關係的建立結束長期對抗和開啟一個全新的政府關係;
特別是,視域,以互信和合作精神來奠定基礎,這是好的政策;
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也是聯合聲明,共同促進更大的政治,安全和經濟合作,同時,
密切合作打擊暴力極端主義的戰爭,包括,歷史,等等;
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也決心說明密切合作,特別是,重要地區的挑戰;努力重建和
提高安全在新疆和西藏,格外是,終結戰鬥來實現政治解決歷史問題;
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來理解新的戰爭性質,共同面對,這是堅定的決心和耐心,因
為這是一份追尋國家未來戰略目標;
總之,新的戰略夥伴關係共同對付挑戰和威脅來形成一個穩定的國家秩序,這是
國家和民眾的利益!
未來的安全環境下國家政綱戰略(二)
概論前言:經濟發展篇:
中央政府應該著力於經濟合作,即使,也將會面對許多的不爽,無可避免;
戰略夥伴關係下的經濟合作,也能推動新的能源夥伴關係優先發展和改造國家
戰略能源儲備來面對全球市場;
特別是,透過多元管道來建立國家戰略能源運用;
國家能源操作和安全是仰賴戰略夥伴關係的共同努力和合作;
戰略夥伴關係是建設國家經濟市場,格外是,打開新的機會;
未來的安全環境下國家政綱戰略(一)
概論前言:政治篇:
政府應該共同設計新的未來戰略夥伴關係;
這是國家目標.同時努力.加強雙邊戰略夥伴關係和透過合作來建立夥伴關係來
面對新型態的全球挑戰和威脅;
戰略夥伴關係架構在共識基礎上,共同促進安全,合作,信任,開放和可以預期的
視域,特別是,重新調整國家戰略性攻擊武力部署;
所以,新型態的戰略夥伴關係,說明政府的義務和建立條約;
共同建立有利的條件來促進合作與安全,同時,加強穩定和發展;
感想概論:
戰略夥伴關係是政府聲明和決定,特別是,關於負責任的國家安全和戰略穩定,
所以,關係聲明決定政策和安全的基本原則;
首先是聲明放棄和終止兩岸敵對狀態;
戰略夥伴關係是機制,在框架下,設計新的共同責任和互信在雙方政府;
戰略夥伴關係也將會影響雙方政府之間的經濟合作和發展關係;
格外是,社會間的民眾對政府的支持;
戰略夥伴關係的原則是對話,簡單來說,公開和透明的戰略對話來反擊潛在的威
脅,包括,所有層面;
平心而論,全球改變,這是善意的改變,以政府決心來承認國家自由;
戰略夥伴關係的建立結束長期對抗和開啟一個全新的政府關係;
特別是,視域,以互信和合作精神來奠定基礎,這是好的政策;
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也是聯合聲明,共同促進更大的政治,安全和經濟合作,同時,
密切合作打擊暴力極端主義的戰爭,包括,歷史,等等;
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也決心說明密切合作,特別是,重要地區的挑戰;努力重建和
提高安全在新疆和西藏,格外是,終結戰鬥來實現政治解決歷史問題;
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來理解新的戰爭性質,共同面對,這是堅定的決心和耐心,因
為這是一份追尋國家未來戰略目標;
總之,新的戰略夥伴關係共同對付挑戰和威脅來形成一個穩定的國家秩序,這是
國家和民眾的利益!
未來的安全環境下國家政綱戰略(二)
概論前言:經濟發展篇:
中央政府應該著力於經濟合作,即使,也將會面對許多的不爽,無可避免;
戰略夥伴關係下的經濟合作,也能推動新的能源夥伴關係優先發展和改造國家
戰略能源儲備來面對全球市場;
特別是,透過多元管道來建立國家戰略能源運用;
國家能源操作和安全是仰賴戰略夥伴關係的共同努力和合作;
戰略夥伴關係是建設國家經濟市場,格外是,打開新的機會;
未來的安全環境下,國家安全戰略
(一):政治篇:
政府應該共同設計新的未來戰略夥伴關係;
這是國家目標.同時努力.加強雙邊戰略夥伴關係和透過合作來建立夥伴關係來
面對新型態的全球挑戰和威脅;
戰略夥伴關係架構在共識基礎上,共同促進安全,合作,信任,開放和可以預期的
視域,特別是,重新調整國家戰略性攻擊武力部署;
所以,新型態的戰略夥伴關係,說明政府的義務和建立條約;
共同建立有利的條件來促進合作與安全,同時,加強穩定和發展;
 
概論:

戰略夥伴關係是政府聲明和決定,特別是,關於負責任的國家安全和戰略穩定,所以,關係聲明決定政策和安全的基本原則;首先是聲明放棄和終止兩岸敵對狀態;戰略夥伴關係是機制,在框架下,設計新的共同責任和互信在雙方政府;戰略夥伴關係也將會影響雙方政府之間的經濟合作和發展關係;格外是,社會間的民眾對政府的支持;戰略夥伴關係的原則是對話,簡單來說,公開和透明的戰略對話來反擊潛在的威脅,包括,所有層面;平心而論,全球改變,這是善意的改變,以政府決心來承認國家自由;戰略夥伴關係的建立結束長期對抗和開啟一個全新的政府關係;特別是,視域,以互信和合作精神來奠定基礎,這是好的政策;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也是聯合聲明,共同促進更大的政治,安全和經濟合作,同時,密切合作打擊暴力極端主義的戰爭,包括,歷史,等等;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也決心說明密切合作,特別是,重要地區的挑戰;努力重建和提高安全在新疆和西藏,格外是,終結戰鬥來實現政治解決歷史問題;新的戰略夥伴關係來理解新的戰爭性質,共同面對,這是堅定的決心和耐心,因為這是一份追尋國家未來戰略目標;總之,新的戰略夥伴關係共同對付挑戰和威脅來形成一個穩定的國家秩序,這是國家和民眾的利益!

(二):經濟發展篇:

中央政府應該著力於經濟合作,即使,也將會面對許多的不爽,無可避免;戰略夥伴關係下的經濟合作,也能推動新的能源夥伴關係優先發展和改造國家戰略能源儲備來面對全球市場;特別是,透過多元管道來建立國家戰略能源運用;國家能源操作和安全是仰賴戰略夥伴關係的共同努力和合作;戰略夥伴關係是建設國家經濟市場,格外是,打開新的機會;不可否認,這將會是重要的歷史成就,同時,也可以證明國家領導;戰略夥伴關係能夠討論,如何繼續地促進機會和保持友好關係;這是一份期待,共同努力解決爭議,特別是,相互尊重和互信的共識基礎;簡單來說,這才是共識一詞;戰略夥伴關係透過共同努力來強化關係;特別是,面對歷史和哲學等等,不可否認,它們是二十一世紀的冷血兇手;沒有人想要傷害國家,誰說的?北極熊和美國;戰略夥伴關係的趨勢在建立新的經濟活動關係;格外是,素質和自由貿易支持,所以,必須避免過去的阻礙;戰略夥伴關係以對話來解決行政阻礙;格外是,科學技術領域;因為她們才是二十一世紀的國家經濟發展視域,特別是,新能源;戰略夥伴關係的合作,將會是國家整體經濟發展的重大因素!

(三):互信下,國家安全戰略協議篇:

戰略夥伴關係的簽署是增加互信在雙方的戰略防禦層面;首先是,邏輯發展的執行來達成雙方協議;畢竟,中央政府的最大的危險應該是面對特定團體的挑戰;所以,必須要盡力地防範,特別是,擴散;是以,戰略夥伴關係的討論是密切合作,這是關鍵性問題在雙方;互信是友誼的起始,這將會是歷史性的一頁;互信下放棄和終止敵對狀態!

國家安全戰略協議:

一,雙方協議聲明放棄和終止敵對狀態;
二,戰略夥伴關係的簽署為目的和執行,特別是,設置雙邊執行委員會;
三,雙方確定國家軍事部署結構為基礎來建立夥伴關係;
四,戰略夥伴關係需經國會批准,遵照國家憲法程序,自關係生效日起到交換協
議的批准,這是國家主權的行使;
戰略夥伴關係的簽署: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主共和國
 
未來的安全環境下國家安全戰略
 
 
概論結語:
重新思考來建立一個新的戰略關係框架,包括,雙方的努力合作在經濟,政治和安全環境;因為,它是代表和說明一個新型態的雙邊關係,特別是,宣布具有憲法約束力的終止兩岸敵對狀態;
海峽兩岸的關係繼續有效和不改變;
因為,雙邊關係能夠啟動來說明基礎透明和可預期的機制;
特別是,在未來的聯合聲明裡,繼續討論來取得更多的透明和預期性;
戰略夥伴關係這是在互動基礎上,具有問題的議程,特別是,共同打擊的唯一標
準;
所以,關係是需要透過密切接觸來建立一積極經驗,格外是提交國會作審議和同
意;
總之,爭執於老掉牙的共識一詞,不如共同建立夥伴關係;
畢竟,應該是共同來面對全球性挑戰和威脅在明天;
所以,戰略夥伴關係能夠形成一個穩定的國家秩序來保證和保護國家和民眾的
利益,個人認為;
當然,這不是所有的想法,可能僅是一個明顯的視域.

 

不可否認,這將會是重要的歷史成就,同時,也可以證明國家領導;
戰略夥伴關係能夠討論,如何繼續地促進機會和保持友好關係;
這是一份期待,共同努力解決爭議,特別是,相互尊重和互信的共識基礎;
簡單來說,這才是共識一詞;
當然爾,這不相關於蔡英文主席,難道目酬給喇仔肉糊到?
戰略夥伴關係透過共同努力來強化關係;
特別是,面對歷史和哲學等等,不可否認,它們是二十一世紀的冷血兇手;
沒有人想要傷害國家,誰說的?北極熊和美國;
戰略夥伴關係的趨勢在建立新的經濟活動關係;
格外是,素質和自由貿易支持,所以,必須避免過去的阻礙;
戰略夥伴關係以對話來解決行政阻礙;
格外是,科學技術領域;
因為她們才是二十一世紀的國家經濟發展視域,特別是,新能源;
戰略夥伴關係的合作,將會是國家整體經濟發展的重大因素!
未來的安全環境下國家政綱戰略(三)
概論前言:互信下,國家政綱戰略協議篇:
戰略夥伴關係的簽署是增加互信在雙方的戰略防禦層面;
首先是,邏輯發展的執行來達成雙方協議;
畢竟,中央政府的最大的危險應該是面對特定團體的挑戰;
所以,必須要盡力地防範,特別是,擴散;
是以,戰略夥伴關係的討論是密切合作,這是關鍵性問題在雙方;
互信是友誼的起始,這將會是歷史性的一頁;
互信下放棄和終止敵對狀態!
國家政綱戰略協議:
一,雙方協議聲明放棄和終止敵對狀態;
二,戰略夥伴關係的簽署為目的和執行,特別是,設置雙邊執行委員會;
三,雙方確定國家軍事部署結構為基礎來建立夥伴關係;
四,戰略夥伴關係需經國會批准,遵照國家憲法程序,自關係生效日起到交換協
議的批准,這是國家主權的行使;
五,戰略夥伴關係的簽署: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主共和國
未來的安全環境下國家政綱戰略
概論結語:
重新思考來建立一個新的戰略關係框架,包括,雙方的努力合作在經濟,政治和
安全環境;
因為,它是代表和說明一個新型態的雙邊關係,特別是,宣布具有憲法約束力的
終止兩岸敵對狀態;

華府美國企業研究所演講-

【未來十年台灣的國家安全挑戰與戰略】
【2011/9/14】

民進黨主席暨總統候選人蔡英文美東時間今(13)日下午,於華府美國企業研究所(American Enterprise Institute, AEI)發表
未來十年台灣的國家安全挑戰與戰略」演說,其演講全文如下:

三年前我接任民進黨主席以來,每年都會造訪華府,與美方就政策與戰略進行對話,歷年來的華府之旅代表民進黨對台美關係的重視。此次,我不僅是以民進黨主席 身分,更是以一個很有機會勝選的總統候選人身分來到華府。我很高興有此機會再度於華府見到老朋友。然而,除非美國改變其對台灣政府高層拜訪華府的政策,否 則在未來四年或八年內,我很可能無法再度來到此地,只能在台北和你們見面了。

因此,我非常珍惜此次訪華府的機會,雖然因為選舉忙碌,能停留的時間很短,我仍期待能與美國的朋友與夥伴進行深入對話,談談我們對未來願景的想法。

十年政綱
幾個星期前,民進黨中執會通過《十年政綱》,期望藉此政綱勾勒出未來十年台灣將面對的趨勢與挑戰。民進黨十年政綱共分18個篇章,涵蓋的議題層面廣泛,包 括農業、環境、科技與產業。這是集民進黨前政務官、諮詢顧問、學者、民間社團人士以及黨內代表經過長時間、密集討論的成果。在民進黨準備重返執政之際, 《十年政綱》的完成代表本黨在政策上的深度與成熟度。《十年政綱》旨在找出未來十年台灣將面臨的關鍵挑戰,並負責任地提出回應這些挑戰的政策綱領。

我們身處空前複雜的全球環境,以及由此衍生而出的各種跨國問題,如經濟危機、傳染疾病、貧窮、能源短缺、氣候變遷、戰爭與恐怖主義。同時,我們也處於全球 的系統性改變之中,由美國主宰世界秩序的後冷戰全球結構,不僅受到嚴重的經濟與金融危機衝擊,同時也受到包括中國等新興強權會如何演進之不確定性所影響。 至於台灣,經過金融海嘯之後,近年來我國GDP雖已逐漸復甦成長;但如同美國,我們也面臨了政府債務不斷攀升、工作流失、貧富差距拉大以及勞動階級平均收 入減少等問題。台灣內部的經濟與社會問題無疑是與全球環境連結在一起,要解決問題並不容易。但如同過去,台灣人民靠著務實的態度、勤勞的工作,以及創新, 讓我們的國家克服了許多挑戰。對於未來,我們也抱持樂觀與信心,相信只要在良好的治理與負責任的領導之下,台灣會繼續生存,並且繁榮發展。

我相信,就像其他民主先進國家的經驗,即將到來的大選最終將會由社會與經濟議題來決定其結果。從2008年以來的幾次選舉,民進黨都成功地將輿論引導至住 宅政策、社會福利、能源及產業調整等國內政策議題上;並透過一次又一次選舉及補選的考驗,逐步重建台灣人民對民進黨的信心和信任。雖然民進黨已經重新站 起,但我們也完全了解,在我們重新執政後,不僅對內要回應人民在社會與經濟方面的需求,對外更必須在國際社會當中承擔起作為一個利害關係者應有之責任。要 做到此點,就必須對國際環境的挑戰有切實且深刻的掌握,並以平衡穩健的國家安全戰略來因應面對。

對美關係
我們認為,在國際關係上,美國是台灣最重要且可靠的夥伴。美國依據《台灣關係法》,是全球唯一承諾支持台灣防衛與安全的國家。但台美關係所依靠的,並不只 是法律基礎與現實的共同利益,更重要的是,延伸到台灣人民情感底層的深厚友誼,因此我們重視雙方在貿易、文化、教育以及歷史互動等多面向的交流。儘管台灣 的面積與人口都很小,卻是美國主要的貿易夥伴及最大農產品出口市場之一。民進黨珍惜這樣的關係,並且希望能持續全面性地加強和深化與美國的關係。

民進黨認為當前對美關係最重要的課題是重建戰略互信與強化戰略夥伴關係。我們認知在民進黨執政末期,台美由於對戰略優先順序抱持不同看法,以至雙方關係歷 經了一段困難時期。美國作為全球超級強權,其全球利益廣泛,與中國的關係有複雜的因素需要考慮;而台灣是一個小國,對內要努力鞏固我們年輕的民主,對外則 要面對遭到邊緣化的威脅。台美雙方的利益有時相同,有時又各有優先順序。然而,台灣作為美國戰略關係中的夥伴,我們相信,必須要理解這些優先順序並就此進 行溝通,以確保雙方有某種程度的戰略互信,不至於傷害更廣泛的共同利益範疇,那就是和平與穩定。

我們的戰略優先目標之一是維持台海戰略平衡,而這涉及台灣軍隊需要有來自美方適當的支持以自我防衛。在兩岸似乎都接受和平與發展為共通語言之際,我們也理 解和平必須要有對安全的承諾作背書。儘管當前馬政府對中國採取和解態度,但對岸並未因此中止軍事擴張;近年來解放軍在先進武器系統的發展及其海軍軍力的擴 張已導致台海軍力均勢失衡,台灣不在有嚇阻中國軍事武力的防禦能力優勢,因此,我們必須向外界展現我們投資在自我防衛上的決心,並取得必要的防禦武器。

我們期待美國政府能提供台灣先進武器系統,當然這需要經過雙方軍事與防衛專家的反覆諮商過程。民進黨,包括本黨立院黨團,對於馬政府欠缺追求堅強自我防衛 能力的決心,以致所提出的國防預算逐年萎縮,多次表達失望與不滿。因此,當民進黨重新執政後,我們將展現更強勁的自我防衛決心,來導正此一情勢。我們也了 解,問題不是只有軍購預算或取得F16等武器項目這麼簡單;台灣自身的軍備建設,雙方軍事與防衛專家應在各層次上有更密切的交流,也都很重要。

此外,我們也必須重新檢視兵役制度,讓專業志願役與義務役士兵的比例取得適當的平衡。同時,為提供國內所需的部分軍備系統,政府應以政策鼓勵相關國內產業的發展。

台美關係的另一項重要優先戰略目標是,確保區域的和平與穩定。要達到這個目標,我們必須拓展與區域國家,特別是美國及其盟邦之間的合作和協調。台灣願意, 也有能力,在處理跨國性安全議題,例如人道救援、核不擴散、反恐與網路安全上,扮演建設性角色。幾年前,台美雙方即已藉由情報合作,成功介入處理北韓船艦 運載敏感性物資事件;台灣也曾與美方合作,控制軍民通用科技產品出口至伊朗。至於南海議題,雖然對該區域的主權,台灣有自己的主張;但民進黨也支持應確保 該區域的航行自由以及透過多邊架構與國際法來解決爭端。我們的政策主張特別強調海事合作及永續發展,並希望能就此議題與相關國家進行對話,推動國際合作。

台灣要在區域內成為一個更具建設性的利害關係者,我們需要美國更積極的支持,協助提升台灣對區域安全對話與交流的參與。前面提到的台美合作案例也充分說 明,這樣的合作符合雙方利益。但我們也要讓我們的美國朋友瞭解,這樣的關係並非單向的施與受,而是彼此協助。在台灣期待美國藉由其全球性影響力支持我們; 台灣作為負責任的利害關係者也會持續給予回應。今年是美國911事件10周年,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台灣是美國推動阿富汗戰後重建計畫的最大援助國之一;美 國對伊拉克戰爭,台灣曾大力提供後勤支援;針對五角大廈911紀念碑的興建,台灣同樣捐助了鉅款。而在我擔任行政院副院長時,更親自參與了台美雙方針對防 止敏感性貨品流入危險地區的出口控制計畫。

幾十年來,美國對台灣的支持是台海和平發展的重要關鍵,並促進了台灣的繁榮與發展。台灣人民與民進黨珍惜此一關係,我們也會繼續強化雙方之戰略夥伴關係。 我們期待美國朋友能體認台灣人民對於台灣在區域中失衡及可能被邊緣化的焦慮感,在美國致力於維護其全球各地利益的同時,也能將台灣視為是美國可靠且堅定的 夥伴。

中國政策
在我們和美國的對話當中,中國始終是焦點之一。台灣對中政策的許多挑戰其實和美國所面對的挑戰是相同的,因此,我們在處理這些挑戰上,具有共同利益。我們 都面對在區域內一個更積極擴張的中國軍隊,而中國所宣稱的「核心利益」已對航行自由與區域穩定造成威脅。儘管如此,台美雙方和中國的關係在本質上仍有根本 上的差異,雙方的回應政策亦不盡完全相同。這也正是為何我們必須持續不斷地就雙方的目標與戰略進行溝通,確保我們雙方在與中國打交道時,彼此之間能有某種 形式的可預測性和一致性,這也是雙方互信關係的重要基礎。

對台灣而言,中國政策的挑戰錯綜複雜,包括經濟、社會、政治與安全層面。自兩岸在1980年代末期展開接觸交流以來,全球出現系統性變革,台海兩岸人民也 有更深入互動,使得兩岸關係更加複雜化,單靠國家意識形態及政治立場已經無法處理這些複雜的挑戰。因此我們既需要有清楚的戰略目標和布局,同時也要以更有 彈性和更圓融成熟的態度來管理兩岸關係。

在民進黨的《十年政綱》當中,我們以兩個篇章來處理對中國的關係,包括國家安全戰略篇及兩岸經貿篇。在此,我也要向各位分享我們對中國的戰略目標、布局與政策。

民進黨認為,管理對中國的關係,總體目標是維持一個和平與穩定的環境,讓台灣人民有機會發展繁榮的經濟,並保有得來不易的政治自由與生活方式。最終目標則是,希望能確保台灣人民享有決定台灣前途的權利,任何對現狀的改變,都必須透過民主方式由台灣人民來決定。

目前大多數台灣人民似乎都能接受的現狀就是,台灣已是一個獨立的國家,雖然台灣人民因為國際社會的歧視感到挫折,但普遍仍渴望和中國維持政治上的分離。中 國日益增長的經濟重要性以及與台灣的關聯性是無法否認的現實,但台灣人民渴望穩定,希望能在一個可預測與公平的環境中追求其商業利益,且期待政府應承擔起 管理相關潛在風險的責任。這很可能是未來至少十年間台灣的主流民意。無論任何政黨執政,都必須對此一現實情勢以及台灣人民的期望有正確了解,所有的重大政 策也都必須透過民主程序來形成。我之前提出「台灣共識」的概念,即是要強調民主程序對政策制定的重要性,因為任何政策只有在切實回應人民的共識與需求時才 能持續發展。任何未經民主程序同意的政治前提,不僅脆弱,更經不起時間的考驗。

為了達成維持台海環境和平穩定的目標,民進黨對中國的政策將是穩健而平衡的。作為一個負責任的政黨,我們的政策必須符合社會主流共識以及國際社會期待,因 此民進黨不會採取極端或激進路線。由於歷史遺緒,兩岸至今仍存在對峙態勢,但兩岸關係的未來卻不必然是零和情勢,我們願意採取互利的戰略思維來改變此一態 勢。

我們希望尋求一個符合現實的戰略理解,使兩岸能在此理解下以和平穩定的方式互動。某些政黨對兩岸關係提出各種政治前提,但這些前提若不是虛構編造,就是遠 離今日社會大眾所認知的現實情況。因此這些前提不僅脆弱,更不足以做為兩岸互動之基礎。我們認知北京堅持「一個中國原則」的立場;但是,北京也應瞭解,台 灣經歷外來統治、追求民主化等歷史進程,台灣人民對主權獨立的堅持,以及對任何一黨專制的反對,已成為一般台灣人民的政治意志,這是不容抹煞的現實。儘管 兩岸各有主張,但不應影響雙方達成一個有利於和平與發展的互利協議。我們認為,兩岸應對雙方現存的不同有戰略性理解,並願意在此一現實基礎上尋求共同的利 益,這就是「和而不同,和而求同」的真義。

在認知雙方的不同與共同的目標之後,兩岸應建立一個穩定互動架構。這個透過多層次、多面向互動逐步建立的架構,將可作為兩岸日常互動交流,以及爭端解決、衝突管理之穩定機制。

對於有意與我們對話或真誠想要瞭解民進黨觀點的中國人士,民進黨向來是敞開大門歡迎的。國共兩黨之間或許有內戰衝突之歷史遺緒,但民進黨對中國人民從未有 任何敵意,只要符合和平發展的雙方共同利益,我們願意在中國發展更有活力的公民社會與市場經濟過程中,扮演更有建設性之角色。

民進黨也歡迎中國人士前來民進黨以及民進黨智庫訪問;近年來,已有不少民進黨民代及地方縣市執政首長官員組團訪中,我們相信這些交流互動均有助於增進彼此瞭解。

在民進黨重新執政後,我們也會將這些已經納入政綱,有關管理兩岸歧見與透過交流建立互利的主張列為政府政策。以上是有關國家安全戰略,包括兩岸與對美關係的一些看法與主張,接下來我想要和各位分享我對與中國經濟與文化往來方面的一些想法。

首先,我最常被問到的問題就是,如果民進黨重新執政,要如何處理ECFA?民進黨在一開始對ECFA確實有很多保留意見;在程序上,欠缺透明性的協商過程 令人無法接受;在實質上,我們也擔憂,在台灣政府與人民都還沒準備好的情況下,太過快速向中國開放市場,將會對台灣經濟造成重大衝擊。因此本黨表達我們的 反對意見,並要確保ECFA當中不能出現任何有關政治前提的文字內容。現在ECFA已經完成簽署並開始實施,當本黨重新執政後,我們會定期檢視它對我國經 濟的衝擊;如果有任何需要修正調整之處,我們會遵循民主程序與國際貿易規範進行處理。

其次,處理和中國的經貿關係並非單純要或不要的問題而已。兩岸經貿關係密切是既成事實,中國已是台灣最大的投資目的國與貿易夥伴。也由於兩岸經貿來往密切,無論哪一黨執政,都將無法單方面喊停。刻意漠視此一現實,或因政黨輪替就威脅要中止往來的話,都是不切實際的。

一直以來,市場本身與民間企業在兩岸緊密的經貿發展中扮演帶頭角色;我們也知道,中國的未來固然蘊含龐大機會,但也充滿風險與不確定性;尤其是其政治體系 仍不透明、經濟發展更加國家資本主義化。有鑑於此,民進黨認為,政府在兩岸經貿關係中的角色,至少應做到以下幾個面向:管理並降低兩岸經貿往來的風險、確 保兩岸貿易之公平性、積極推動全球貿易布局、協助弱勢產業因應兩岸經貿之負面衝擊等。國民黨政府的兩岸經貿政策思維,係一廂情願認為向中國開放即可解決所 有經濟問題,而民進黨的主張正凸顯兩黨之間的基本思維差異。


第三,有關中國觀光客來台與兩岸人民交流的議題。在民進黨執政時期,即已開始兩岸直航的協商談判,只要能確實掌控國安風險、合理分配直航效益,我們並不反 對可以降低兩岸運輸成本的直航。此外,針對中國觀光客來台,民進黨歡迎中國觀光客來台旅遊,但主張應先加強各觀光景點的基礎建設,以因應大量中國遊客湧入 台灣所造成的衝擊,確保旅遊品質不會因此降低,並排擠到其他國家的旅客。

面對錯綜複雜的兩岸關係,民進黨為了打造一個務實、可行、符合台灣人民利益,且可永續推動的中國政策,投入了許多時間與精力,與各領域學者專家、意見領袖、民間社團以及基層黨員歷經無數次的深入討論,獲致堅定共識,才完成相關政策。

我想在此重申,我們最主要的目標是建立兩岸和平穩定環境,讓兩岸人民與區域國家都能在此環境下繁榮、發展。我們也會以負責任的態度、符合國際社會對成熟民主國家的期待,來達成此目標。

當民進黨明年贏得總統大選,將會是台灣的第三次政權輪替。對一個政黨而言,當然希望能夠長久執政;但在民主體制下,政權輪替乃是常態。在民主社會,當一個 政黨敗選,他會反省、檢討並進行再造。如果政黨再造成功,就有機會再度執政;如果失敗,也會有渴求改變、進步的新政黨或新政治勢力崛起,取而代之。從 2008年3月以來,面對來自內外部的各項挑戰,民進黨歷經了一段非常艱困的自我反省過程。在領導民進黨的這三年多期間,我一直堅持民進黨應該在傳統意識 形態上的政治爭辯之外,加強政策論述與回應的能量。台灣社會對民進黨的再造也給予熱烈的回應,這讓我深刻感受到基層的熱情支持確實是民進黨最大的資產。而 我們將會不斷地反省並改進,來回應支持者的熱情與鞭策。

我們期待包含中國在內的國際社會能夠理解台灣的民主運作,民進黨一定會重新執政,當然我們希望越快越好。隨著台灣民主發展腳步,民進黨已經成長並更加成 熟,今日的民進黨比以往更有經驗,對重新執政也有更好的準備。我確信我們的美國朋友,將會發現我們是一個可靠的夥伴,而台灣人民會與我們一起努力,建立一 個可信賴、負責任的政府。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