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來源如下:http://news.chinatimes.com/focus/11050106/122012020600089.html#
20111116000059M.jpg    

平心而論,歴史定位一詞,應該是未來國家戰略思考能力的聯合作戰;這還是不相關於,老掉牙的歴史,文化和哲學等,就算是有關聯,還是不能胡亂套用?

特別是以狗一詞來譴責民眾?然而,不爽不悅,全球共識,如何以互信來建構歴史定位下的夥伴關係;包括,社會和民眾,或是指導原則;

進而,讓下一世代的史學者群來評斷國家元首的歴史定位?

另外是,改革更不是以老掉牙的歴史,文化和哲學等為戰略指導原則,其追尋新模式的國家目標和安全,格外是,國家安全共識;

這是整合國家智慧和能力,所以,民進黨前主席蔡英文女士,沒有說明錯誤!

397003_10150508059406065_46251501064_8943512_2130725247_n.jpg  

另再依據中國國務院總理 溫家寶先生有言中肯:改革開放,毫不動搖;

c1main.wen.jiabao.gi.jpg  

不動搖是終結歴史,打破對立,簡單來說:夥伴關係

分手尚且是夥伴,何必非作骨肉親;

想當然耳,小子本布衣,布衣沒有引述有誤,因為,美國說得有理:We are pals.

是以端視(空一格) 馬總統的「閉門思過」一詞,或應:放眼在未來的國家戰略視域和前瞻;

引述:美國前總統艾森豪有言中肯:計畫是毫無價值,規劃才是一切;

夥伴關係下,未來的國家戰略規劃,視域和前瞻:

艾森豪.jpg  

 

分隔線

ROC.jpg flag.jpg  

新世代與新模式的中華民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目標,模式和安全?
copyrighted by 台灣窮小子
前言概論
一,下個新世代的國家基本原則:
二,下個新世代的全球機會和危機
三,下個新世代的國家體系基本設計思維
四,世代交替的衝突思維和價值;衝突就是不爽甚麼是不爽呢?
五,下個新世代的國家目的和聯合作戰能力
六,面對現在的不爽
七,下個新世代的國家聯合作戰行動準則

感想概論:

一,下個新世代的國家基本原則:
國家的基本原則是依照國家憲法所言:實行國家體系,公平正義和保證國家安定,
以提供共同的國家防衛來保證民眾幸福和安全,包括,下個世代;
基本上,基本原則是保證國家完整和力量,同時,建構國家和民眾的價值和尊嚴;
這是現實的目標,所以說:
國家決心,保證民眾的基本自由;
國家決心,保證創造條件使國家和社會的民主自由制度,繁榮安定;
國家決心,要捍衛民眾的生活模式,甚至,不惜一戰;
國家憲法,獨立自主,以信賴堅定,相互承諾民眾的幸福生活和神聖的國家榮譽

二,下個新世代的全球機會和危機

回顧幾個世紀的歷史證明,任一國家不可能擁有優勢和力量;
即使,聯合它國,也不能具有優勢和力量,特別是,沒有一個國家,能夠實現領導權;
然而,僅是保持國家獨立和主權系統,這是歷史事實,不要說謊;
畢竟,世代轉換,國際權利分配也會轉變,不可否認,它是基本改變;
所以,下個新世代可能面臨的問題是巨大;
格外是,破壞或是顛覆國家,這將會是ㄧ個背景和深度危機;
總之,全球機會和危機不會等待我們,所以,必須共同採取新的戰略思維和決策來面對

三,下個新世代的國家體系基本設計思維

所謂的國家體系的基本設計,應該是可能是保持和穩定國家權力;
特別是,目前所控制的領域;
所以,在想像中的國家領導,也就造成一類權威和想要打擊任何有效的反對力量;
平心而論,下個新世代基本設計思維應該是轉變;和平轉變,如機器結構似的國家政府和社會系統;
如果是實現下個新世代的國家體系基本設計思維;
那可能想像國家的主要權力中心還是要保證國家優勢和完整;以轉變來迎戰顛覆

四,世代交替的衝突思維和價值,衝突就是不爽,甚麼是不爽呢?

平心而論,不爽是自由思維,它是獨立的,格外是,難以忍受老掉牙的思想控制;
不可否認,不爽也是事實和危機,但它是個人的權利和兼容所有其他的個人,然
而,如何區別呢?簡單來說,自我衡量約束;
而且,個人自由其相對應是負責任,換句話說,積極的責任提供有建設性自由,共同建設公正平等的國家和社會;
特別是,合乎法律的自由國家和社會;
這應該是簡單解釋,甚麼是不爽?
不爽建構國家優勢和完整的民主自由體系,甚至,創造和保持一類環境,讓民眾
有機會來實現他她們的夢想和力量,想當然耳,為甚麼,全球民主自由的國家和
社會容忍不爽的自由,任誰也不能破壞她;
同理,在政府之間的關係也是仰賴民主自由的實力和吸引力;
因為它不是強迫,應該是適應它;
畢竟,民主自由的國家和社會不害怕不爽,因為它是多元化,而且,不爽的力量來
自熱情和忠誠,包括,反對想法;
因此,不爽也是國家理論和戰略,戰術,甚至,說明甚麼是國家政黨;
換句話說,下個新世代的國家目標,模式應該是不爽地堅持立場,同樣地,和平政策也是

五,新世代的國家目標和聯合作戰能力

新世代的國家目的應該是建立在繁榮發展中的安定環境和基本價值思維;
新世代的國家目的是一個挑戰來面對戰爭與和平;
所以,必需要考量,這是不論,事實或邏輯,簡單來說,以國家的實際能力來保護;
因此,國家目的就是國家強大,不論是在模式,肯定在國家行為;
肯定國家,共同發展聯合作戰能力,特別是,軍事和經濟力量;
國家目的領導建設一個成功運作的民主自由下的政經體系的國家;
唯有執行肯定,才能保有國家完整和基本價值;
顯而易見地說,新世代的國家目的和聯合作戰能力還是國家利益;
格外是,國家的領導責任;
嘗試挑戰和接受民主自由原則,同時,面對風險,但以正義和秩序的參與基礎,特
別是要尊重顛覆和破壞的權利;
原則同意來建構一個國家目的的要求,格外是,框架不可以硬化;
簡單來說,不能僅承認一個解決方案,如果,不承認,還有沒有其它解決方案?國家目的和聯合作戰能力是自由和有必要效率來改變國家政策;
這是沒有任何理由,也是國家整體目標新機會來擬定國家命運;
聯合作戰能力是可以選擇任何手段來尋求適當的國家目的;
聯合作戰能力的作用是服務於國家目的和尋求手段來創造機會和環境來保衛誠信和優勢;
特別是,民主自由的國家和擊敗顛覆和侵略;
所以,下個新世代的國家目的是聯合政權來面對新的建構;
然而,基本原則是妥協

六,面對現在的不爽

平心而論,現在的不爽是一個新的分類,雖然,民主和自由從來沒有實現,但在全球歷程裡將會實現;
不爽應該別無選擇,有效地面對和克服,既然,不爽是一切;
理解不爽這可能是尋求民主自由的意志和力量展示;
不爽保持國家優勢的完整和採取任何手段來面對國家體系;
不爽也有可能失去決心,特別是,全球安全夥伴關係;
例如:不爽可能妨礙國家來提供有效力量在特定的壓力點;
所以,不爽有沒有更好的選擇呢?有單一的威嚇力量應該是可能是出現強烈決心;
不爽的首要任務,也是基本目的國家的聯合作戰;
簡單來說,國家目標的設計,這是沒有絕望和鋌而走險;
不可否認,不爽也有危機和風險,但能使國家強大;
因為沒有甚麼比國家強大這更重要;
顯而易見地說,不爽是在過程中表現意志,使國家更好;
可能會傷害國家體系的完整,但是,能共同地尋求避免較少風險;
所謂的不爽目的是擊敗缺乏意志和接受新的改變,透過民主自由來保護自己和證明不會傷害國家和社會,包括民眾;
不爽不是錯誤,可以接受,因為堅持

七,下個新世代的國家聯合作戰行動準則

即使不穩定和不安全再增加,但不會影響國家穩定局勢;
因為主軸仍然會是和平發展來面對全球局勢變化特別是全球變化
新世代的國家聯合作戰行動調整是重要的國家關係理念來提升國家實力;不可
否認,這是相互合作和競爭,這是一個不可取代的功用;
雖然,還未建立合理的國家和國際秩序,但是,面對全球變化;
格外是,區域變化和深度,話說相互依存,所伴隨增加的共同利益;
特別是,全球戰略主導權和資源;
畢竟,新世代的國家聯合作戰行動準則也能讓國家和社會面對新的挑戰;
雖然,也將會是新的發展機會;
所以,新世代的國家聯合作戰行動會興起很大的功用在國家政策;這是關鍵因素來提高國家作戰能力;
平心而論,放眼全球主要國家都早以調整國家政策和安全戰略;
即使仍有不爽,但仍強調和重視安全
然而國家安全將會面對甚麼困難和全球變化;
新世代的國家聯合作戰行動準則必須堅持國家安全;
中央政府和民眾手牽手共同推動國家的和平發展

分隔線

布衣小子還是喜歡蔡英文:終結歴史,女性當家,打破對立,進軍北京;
簡單來說:優柔寡斷,不能夠成就歴史定位?所以,真的很可惜!

 

引用全文如下:

社論-有政經大改革,才有歷史新定位
2012-02-06 01:17 工商時報 【本報訊】
馬英九總統順利當選連任後,春節期間竟然在「閉門思過」;雖說是「閉門思過」,但一般推測其目的應是規劃國家未來發展的政經格局。從他任命陳冲組閣,以及主導第一階段內閣改組的老幹新枝搭配,可以看出在沒有選舉連任壓力下,他所企求的應是「計天下利,求萬世名」;亦即在歷史定位上,成為一個有開創性的偉大總統,這也是各界對他未來四年的期許。然而,要有開創性,就需要有大格局,若還在現有的框框內微調,勢難達到前述的目標,因此未來四年務必推動積極的大改革。
有鑒於此,我們要從現實層面,探討馬總統在未來四年如何開創新局。難以迴避的是,他要有再修憲的魄力和努力。記得馬總統在2008年剛就任時,嚴守現行憲法所謂「雙首長制」的權責分際,退居二線卻飽受各方批評;為了不辜負當時750萬選票的託付,馬總統先從執政黨主席以黨領政做起,逐步提升其實質領導能量,反而贏得正面肯定。另外,此次二合一選舉,朝野焦點都只在總統大選,而且馬總統以689萬票高票當選後,主導此波內閣改組也受肯定。可見社會大眾對政府體制的認知,及馬總統目前的實際作法,在本質上都幾近總統制。雖然修憲門檻極高,然而要成為有歷史定位的總統,應該「自反而縮,雖千萬人吾往矣」,大開大闔主導修憲,以符合各界期待,並奠定可大可久、權責相副的政府體制。
其次,馬總統要有魄力與能力處理台灣社會三個最封閉的體系:司法、醫療和國防。司法體系在馬總統的第一個任期內,藉著「法官法」建立法官和檢察官的評鑑制度,加上規劃中的「人民觀審制度」,或許能讓封閉且自行其是的司法體系,得到一些改革開放氣氛。醫療體系則在楊志良卸下衛生署長之後,因其大肆爆料,而讓許多「事出有因,查無實據」的傳聞,得到一些證實,期望馬總統進一步關切,使醫療風氣得以改善、醫療資源不致浪費。至於國防體系的封閉情況,近年來雖因軍中人權提升而有所改善,然而各軍種之間及各軍種內部的黨同伐異,時有所聞,有賴三軍最高統帥的關切與導正。
至於在經濟與社會問題方面,馬總統應盯緊新內閣,加速處理台灣長期以來環環相扣的幾個基本問題:稅制不公、貧富差距、產業外移、就業失衡。解決這些問題的最終目的在於重建以中產階級為主體的堅實豐裕均富社會。在稅制方面,應以課徵資本利得稅,作為達成均富目標與矯正稅制不公的主要工具。另外,應開徵能源稅,除了永續發展目的外,還能擴大稅基、健全財政。甚至因為富人的能源消耗大(例如豪宅、私人飛機與奢華汽車等之耗能),課徵能源稅使富人的稅負相對提高,與前述課徵資本利得稅都有部分「富人稅」的效果,從而有助於縮減貧富差距。
令人遺憾的是,近日媒體報導,新任財長劉憶如宣稱「任內絕不開徵證所稅」(次日即澄清無此宣稱),不動產利得實價課稅也「還有很長的路」。其實,多數先進國家都有資本利得稅之課徵,卻因稅率長期偏低,邇來被各界批判為貧富不均之要因,致有主張另外加徵所謂「巴斐特稅」(富人稅)等之建議。至於我國,不但迄今未課徵證所稅,對於不動產利得也未依實價課稅,因而成為稅制不公與貧富差距之重要原因。馬總統應指示財政部為所當為,並支持財政部力抗各方壓力,才能成為有擔當的國家領導人。
再者,要有效地讓中產階級不流失,甚至壯大堅實,對於產業外移所導致之就業失衡情況,應有效導正。但是導正之道不在於限制或禁止國際分工,而在於有效發展在地產業,讓在地產業創造就業機會,填補因產業外移所產生的職缺。例如,國科會主委朱敬一擔任政務委員時,曾提出「台灣科技產業的降龍十八掌」,有創意又實際,應儘速跨部會合作,予以落實。經建會則應加強規劃推動「根留台灣」與「全球招商」的產業發展策略。至於兩岸ECFA後續協商則宜進一步加速推動,好讓陸客觀光及台灣農漁產品出口持續增加。上述各點都有助於彌補因產業外移所導致的就業失衡,因此馬總統不但要為長遠的未來發展奠定根基,也要為迫在眉睫的問題盯緊內閣運作。
最後,我們要誠摯地呼籲,大選前若干扭曲市場機能運作的人為操作,應該回到正軌,諸如油、電、水的價格,都應該反應其效率運作下應有的價格水準。刻意壓低能源與用水價格,不但容易造成資源浪費,也有礙社會的永續發展。而且,「羊毛出在羊身上」,中油、台電、台水等公營事業的虧損,最終還是要由全體納稅人負擔。
進一步言,偏低的油、電價格,將使出口產品的成本結構被扭曲,以致形成對外國消費者的間接補貼。另一方面,若因油、電、水的價格依市場機能提高,而使低收入者無法負擔,則宜由內政部以社會救助方式予以補貼。亦即,市場歸市場,社福歸社福,涇渭分明不容混淆,才是馬總統應有的大格局。


    文章標籤

    歴史定位的馬總統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