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來源如下:
http://www.cna.com.tw/Views/Page/Search/hyDetailws.aspx?qid=201203250095&q=%E5%AD%B8%E8%80%85%EF%BC%9A%E4%B8%80%E5%9C%8B%E5%85%A9%E5%8D%80%E8%AB%96%E8%BF%B0+%E7%BC%BA%E8%AA%AA%E5%B8%96%E9%85%8D%E5%A5%97

夥伴  翻攝來自網絡

不可否認,趙建民說法中云,特別是,對兩岸於事實主權的承認是有「一點點進步」;

如回憶三十年前,此類議題是被禁止,是以,楚先生也沒有說明錯誤這;

也是「歷史直線事實」,也就無須狡辯;

然至於,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所曾倡議:「特殊國與國關係」,其實就是:「自由結盟」一詞,這和「兄弟之邦」一詞一,點也不相關,不過是,幾個哲蠢等玩出來的笑話;

特別是,李前總統登輝先生也九十高齡,過去已矣,無須再論;

「歷史功過」?留待下個世代的史學者評鑑;

另簡單來說:「特殊關係」也是「和平夥伴關係」,也是幾十年過去了,還瞄不出端倪?

白話來說:「分手尚且是夥伴,何必非作骨肉親」!

尤其是,一個中國原則的核心利益;

今天,車不同軌,書不同文,車輪,星星,天淵之別,哪來的共同原則呢?又遑論核心利益?

還是幾十年過去,眼睛真的給喇仔肉糊到?

 

一,國家原則的核心利益/Copyrighted by 台灣窮小子

 

評心而論,國家原則的核心利益是建立一個新時代模式的成熟作品;

特別是,成為一個明顯的歷史直線的分界;
尤其是,其明白和清楚的面對危機和威脅;
簡單來說,國家原則的必要性改變來學習未來的目的和能力;
國家的核心利益依然是優勢;
格外是,在結束敵對狀態後,帶來一個冒險世代;
另言之,這是我們的歷史使命;
在歷史使命下,國家原則的必要性改變是顯而易見的;
它提供及時和反應迅速的國家的核心利益;
不論如何不爽,它仍然有效;
事實上,在許多方面,相同時間,減少排除傷害和浪費;
換句話說,全面性的重組國家原則的核心利益;
現在是時候改變國家原則與文化,進程中,發展國家專業,作出屬於我們的模式,領導和互動;
特別是,新的國家戰略計畫,進而,確保國家內部的改變;
因為全球環境早已經進行變化中;
所以,改變國家原則與文化是未來動力,共同建設一個美好的新中國;
它是未來藍圖,不相關於老掉牙歷史,狹隘文化和不倫不類哲學,等等;
簡單來說,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

 

二,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下夥伴關係
依據歷史經驗的信號顯示:關鍵點在一個新世代發展在兩岸;
依據長期以來研讀經驗來說明,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下夥伴關係
中國仍是動力,所以,海峽兩岸應該是競爭下的合作夥伴;
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下夥伴關係是面對未來挑戰和嘗試建立新模式的地緣戰略經濟環境來連接東亞,甚至,全球;
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下夥伴關係是給于我們在東亞區域內的全球權力和影響力;
換句話說,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下夥伴關係是小心的戰略行動進程;
特別是共同進行打擊極端歷史暴力主義等等;
這可能是我們將所面臨的全球戰略挑戰來建立未來的國家願景;
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下夥伴關係也是連接相互依存的戰略目標,外交關注,共同的價值觀,格外是,面對共同的威脅和相同的歷史;
簡單來說,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下夥伴關係的工作關係是處理未來再部署力量;
特別是,未來區域的戰略模式發展方向淨評估;
國家相互依存性關係下夥伴關係共同進行調整其未來適應性來面對挑戰和危機;
它不是威脅,應該是實現安全夥伴關係的預言!


    文章標籤

    夥伴關係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