引用來源如下:許信良的戰略格局:http://mag.chinatimes.com/mag-cnt.aspx?artid=13631

平心而論,當年的西進說,真的有戰略思考能力嗎?其實也很簡單;

或如有個阿波先生常言"三民主義統一論,然事實上,布衣小子說:我呸!當布衣小子的眼睛給喇子肉糊到?

換句話說,哲蠢,一如中國自由派和左眼派,喜談高論,難怪胡哥,能左右逢源,進可仿文革模式,退可訴說效忠!

話說,溫總怎麼讓民眾失望十年呢?但也無從苛責,因為溫總沒有國家權力!

實話是:終結歷史,打破傳統,分手尚且是夥伴,何必非作骨肉親!

ROC.jpg flag.jpg  

04192012 Copyrighted by 台灣窮小子

戰略視域和前瞻是首先要考慮的就是國家利益,其次,根據國家利益,來解決國家目標;再其次,根據國家目標,來形成國家政策,最後,才是根據國家政策,來擬定國家戰略.這才是值得深思和腦力激盪


前言:

國家政綱是國家戰略利益和目標;
平心而論,國家,將會面臨新的危機和不穩定;
不可否認,機會也提供希望和希望必須仰賴鍛鍊;
即使,中國興起,是一個危機,但是,也往往是轉機;
所以,我們面臨著新的挑戰;
這是對國家安全和發展,相對地,應該建立安全性思維模式;
儘管如此,國家戰略,能夠反映一個擴大的國家發展,特別是面對中國;
所以,必須要了解,今天和明天的趨勢,國家發展需要來建構國家戰略;
就政治來說,關鍵問題是國家定位;
這是必須加強和說明的共同基礎-民主價值 ;
格外是,政治挑戰和分享政治道德價值觀;
另外,在軍事戰略,我們必須面對比以前更多的危機;
應該如何,思考面對新的軍事挑戰;
應該如何,發展什麼樣的能力和力量來面對國家安全;
同時,國家發展的最好模式是支持開放和包容經濟制度;
這是加強社會的穩定和國家的經濟發展和政治自由;
或是國家應該追求開放目標;
這將會是充滿很爽快;
在國際戰略環境中,在許多方面,應該是相互依存;
所以,任何在軍事上和政治上企圖孤立,不可否認,是愚昧;
在每一個層面上,國家需要具有真正的實力和影響力,包括,政治
經濟和軍事,等等;依情況而言,這是公平發展和責任;
我相信,中華民國台灣;
我知道,可能會不爽,但事實上,就是整合;
國家政綱,國家安全戰略,這是帶領國家安全,面對傳統威脅和增加民眾的安全和福祉.
甚麼是二十一世紀的國家利益和目標?
平心而論,ㄧ個獨立和自由的國家,應該保有基本價值和民眾安全;
國家實力就是應付現實威脅,因為,這是ㄧ個安全性模式;
即使面對新的發展,還是要保有國家的基本利益和目標;
應該是尋求國家發展方向,如:
ㄧ,應該阻止任何可能侵略,威脅到國家安全,這是有利於國家利益;
二,應該發展有效應對國家安全威脅,特別是,民眾利益;
三,應該建構國家的現代化戰略威攝力,來提高國家安全的穩定性,同時發展,有
效防禦彈道飛彈攻擊和增強作戰能力;;
四,應該保持國家堅定政策和民主價值格外是軍事優勢;
五,應該防止轉移國家的關鍵技術和資源
重點應該是,國家發展是一個不斷增長的機會;
這是確保國家繁榮;
不可否認,國家安全和國家實力是一體的;
換句話說,應該是尋找一個繁榮和穩定的國家發展;
例如:
ㄧ,應該基於國際合作原則來促進持續發展和開放,特別是,加強投資和穩定貨幣;
二,這是ㄧ個挑戰和機會;
三,應該是,積極合作和發展和友好國家的政治關係,特別是,要建立這種關係:
(ㄧ),應該確認,國家定位和建立民主權利;
(二),應該建立一個國家地位和責任;
(三),應該是有效地促進國家秩序和政治,包括,經濟和社會進步;
(四),應該是實現和解來促進民主和自由安全;
這應該才是符合國家穩定和安全的目標,格外是,在政治,經濟和民主.
平心而論,可以開始執行新關係和發布聯合聲明;
同時,也能夠,致力於在合作,互信,開放和共同價值理念的新關係;
畢竟,國家關係,需要一個新的基礎來面對全球挑戰;
一個相互努力的決心;
它將面對,全球挑戰和將有助於建構繁榮自由的台灣,並且,加強台灣的戰略安全;
回顧歷史,應該是要實現新的合作精神.

聯合聲明

一,合作基礎
二,政治合作
三,經濟互信
四,加強民眾互信
五,建構國家防禦系統和國家戰略安全協商機制
一,合作基礎
這是一個新的戰略關係;
相互敵視的威脅,應該已經結束;
我們是兄弟和夥伴,合作促進繁榮和安全來面對全球挑戰,特別是,中國;
這才是目標,有目標才能密集對話;
哪裡有不爽,一起努力解決;
這也是一個相互尊重的態度;
共同尊重,基本的民主價值思維,包括,言論自由和媒體自由;
以法治和寬容來面對未來的繁榮和安全;
共同促進政治和經濟自由,來帶給民眾一個安全環境和經濟機會,特別是,合作;
加強政黨之間的互信和了解和共同進一步發展;
或才是牽動到國家社會和民眾的互動關係!
二,政治合作
平心而論,對話進行合作,相互努力,使台灣轉變成一個穩定的國家,特別是,國家發展與和平;
合作是雙邊發展,也包括,國家外交過程,和能證明,一個成功的國家,格外是,消除歧視;
面對二十一世紀的全球挑戰,所以,國民黨和民進黨應該成為合作夥伴;
首先,雙方要肯定聯合戰略聲明;
聯合戰略聲明,能夠促進穩定,特別是,強調國家主權和民主,自由;
因此,以政黨能力,承諾和義務來聯合決定,和確定,共同戰術方針,並承擔同等責任;
所以,遵守政黨真誠和規定,原則,在框架內,確認共同利益;
這才是努力和強調;
這是國家目標,一起來共同面對,風險和威脅,特別是,國家安全;
或可能重新啟動,鼓勵,和中國的談判;
總之,承諾攜手合作,能夠開發新的關係架構,特別是,和中國的關係;
和能夠反應新的國家地緣戰略關係!
三,經濟互信
認為二十一世紀的國家&政黨成功發展,應該是傾向於自由尊重和紀律;
不可否認,成功整合和對話,能夠要求讓政黨的雙邊關係,擺脫過去的限制和歧視;
開放自由的整合和對話是民主社會有效的戰術原則;
國民黨和民進黨,應該努力運用全球動力來擴大國家的經濟關係;
可能這才是整合和融入權利,責任;
可以採取實際步驟來消除歧視和限制,特別是,在立法上,加強經濟合作;
這應該才是要進行的深入審議和研究;
建立有動力的新經濟和合作關係來促進投資機會和國際貿易,格外是,透明和解決爭議;
開放自由的整合和對話,能夠擴大雙邊關係,也將會造福國家經濟;
開放自由的整合和對話,能夠實現國家潛力,合作,來促進經濟互動;
四,加強民眾互信
政黨對話,可以聯合加強努力,來面對二十一世紀的全球挑戰,格外是,中國;
合作是至關重要,也是一個打擊,來面對威脅;
所以,這是雙邊或多邊合作的政黨承諾;
畢竟,民眾是社會創造的動力,也是最大的力量;
政黨應該聯合努力,來解決共同問題,包括,國土安全,環境,教育和 健康保險,並通過國家&城市聯繫來強化民眾跟民眾的聯繫;
平心而論,才是擴大和接觸政黨之間的互信關係;
總之,深刻地了解,政黨聯合努力,以消除歧視;
特別是,其他團體,也可以成功地擴大合作!

五,建構國家防禦系統和國家戰略安全協商機制

不可否認,二十一世紀的全球環境已經全然不同;
所以,政黨關係,應該採取對話來改變戰略合作關係,以面對國家的軍事關係;平心而論,這是一個新關係,在政黨之間;
與此類來說,建構國家防禦系統和國家戰略安全協商機制,目的在加強對話透明和互信;
政黨關係以合作來擴大聯合對話,來加強了解機密資訊,相互保護的重要性;
這是一個框架,來進行國家安全需求和面對新的戰略關係;
在此基礎上,提供互信和透明,包括,其他措施來取得共識;
共識基礎上,原則同意,互信,安全,合作,開放;
國家戰略安全協商機制來加強政黨之間的互信和擴大透明,分享和討論,國家戰略的共同利益.

國家安全和經濟發展

首先,應該要強調國家安全,必須是在安全環境下;
所以,擴大和加強關於國家安全的討論;
但,它不是歷史論述,
面對全球,已經啟動第二個十年的21世紀;
國家應該保持甚麼樣的經濟和軍事,特別是,民主價值思維;
畢竟,如全球金融危機早已經強調國家支出和如何提供工作機會和收入,來對抗
支出和威脅;
這是一個問題,雖然,很困難地發現一個長期的成功戰略;
但是,還是要面對國家經濟,格外是討論;
國家經濟政策就是提供資金和資源來保護民眾的經濟安全;
即使,國家長期以來很爽於照顧有錢人,特別是,國家安全;
然而,面對國家經濟政策,如失業,應該是國內問題;
這是必須分開於國家安全;
不可否認,全球早已發生變化,特別是,中國興起;
根據研讀,所謂國家的硬實力,應該是以經濟納入國家安全領域;
同時,也取決於國家軟實力,因為,國家能夠使用經濟實力和擴大國家價值思維;
這是一個長期的戰略部署,格外是,培養國家能力和透過能力來促進和創新國家經濟成長;
國家經濟成長,取決於人才培養和資本,也包括,技術和創新;
而且,國家軟實力,也能夠讓國家以價值思維,透過外交和經濟,技術援助來促進
民主發展,特別是,中國;
所以,國家安全是國家經濟的實現,它是一個推動力量;
想當然耳,國家安全和經濟成長,也仰賴國會運作.

 

    文章標籤

    國家戰略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