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000  隆美爾  

559024_10151331865385719_1459061241_n  

新世代&新方位-鼎革咸亨
01182013 copyrighted@ 台灣窮小子
序言:

回顧歷史,對於國家的尊重與敬愛,這是原則與態度;
終結歷史,擬據全國軍民向心力,團結海外僑胞,安全共識;
騰籠換鳥,擺脫束縛,共同面對未來挑戰;端視,美國和北極熊也不例外,這是國家未來戰略發展前瞻視域!

平心而論,打開中國政治歷史就是說明:專制制度的進化史;
因為,它認為大,能夠包容不同民族下的任何模式的治理制度來保存;這是其淵源流長的歷史角度和中央集權思維;簡單來說,國家從來都沒有主義和文化,包括,體制和結構;換句話說,這也不相關於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所以,根據研讀和觀察長期以來的理念來看待中國的態度的持續性,也僅有跳脫歷史遺留關鍵問題和很爽地面對它;
那未來國家將可能會實現,或如:

一,國家繼續在互信與對話妥協的領導下透過全球戰略自然資源的開發和保有一部分親密夥伴的掌控國家經濟權力和享受特權,不可否認,這將影響國家的長期繁榮和穩定;

二,國家從來沒有依法開放和執行的財產權利,特別是,享受合法的保護和保證其地位;平心而論,它是正常操作的性格和基礎;如果有?那將會是國家和民眾的勝利;

三,依據歷史經驗來說明:現在中國的發展可能想像追尋一個尊重和大國;所以,國家的發展不是如宮廷歷史的地位,相對性發展使用強悍的軟實力模式來處理國內和全球議題;

畢竟,不穩定會讓人擔心,甚至,以為多元化,開放性,包括,民主自由的嘗試會讓國家社會動亂;因為,在中國歷史上中央政府是穩定體系,大概也就讓人默許特別的專制體系.依據歷史和世紀的經驗證明原則是青睞的基礎來強調個人或特定團體的專制優勢;因為沒有機制;所以,政府是有條件力量,隨時都能夠取消;畢竟,民眾從來沒有制度化的機制來討論所謂國家領導階層的權利和責任;想當然耳,這也包括企業經營者;然而,為什麼老被醜化,因為是利益帶來財富;另外是,政治歷史下的傳統思維,害怕外來客的參與;所以,能夠想像透過真正的主義來研究國家政治和經濟之間的相互關係,追尋肯定的國家外交政策!

不可否認,面對歷史根源在國家主義下,對話和妥協是傳統特色來加強國家領導;畢竟,想像空間太多,但是,制度越明朗,還是有利於國家和民眾的權利;換句話說,國家性格促進政治和商業領域的對話和妥協來追尋誠信和透明度的合作,這不是對抗;在國家性格下對話和妥協,可能有助於刺激改革,特別是,西方發展模式不容易適合於中國,包括台灣!

歷史經驗證明:它是穩定的,允許有些模式是默認,同時也能夠引進自由,畢竟,中國太大,人又多,所以,特別是,自上而下的治理模式;不穩定,認為是一個害怕國家崩潰,可能也是一個促進多元化的結果!不可否認,傳統歷史下的中央極權是早已經存在的掠奪性;特別是,軍事化領導,所造成的大而無當,不可信任和沒有效率的官僚系統;當然爾,這也是歷史性的繼承系統,即便是今天,無可避免地,認為比民主自由更重要!大多數的民眾也喜歡一個真正的民主,自由的國家主義;事實上,歷史歧視不是在中共的控制能力之內,可能的優先任務是要確定什麼是一個積極的定義和套用在中國的政治歷史;特別是,國家實力的高標準和族群關係的相對成功來顯示國家多元化蓬勃發展在中國,包括台灣!未來的國家不是自由主義,也不會是社會主義,或,固人怨的法西斯主義;其價值思維可能是什麼呢?

終結歷史,騰籠換鳥,築巢引鳳,關門打狗!

找回失落的國家

平心而論,打開傳統性的中國政治歷史,大概僅說明:甚麼是巨大和定位?特別是,它有個關鍵名詞:家;換句話說:神主牌,它是中國政治歷史身分的核心價值;所以,端視三十年以來,追求大國地位共存,也擺脫不了國家自卑;格外是,以為西方歧視的不爽感覺,可能不穩定和不安全想法;即使,有很多的人口,經濟優勢,但很難地改變和驅動國家未來政策;
今天,維持明天的國家地位,可能是跳脫歷史的束縛,以性格來追尋期望尊重和責任;因為,這是一個困難的任務來面對國家轉型;特別是,歷史,或自由,或社會主義是沒有價值;國家和民眾在真實的土地,不是在太空;畢竟,這是土地和民眾相互依存性的經濟系統;簡單來說,城市和鄉鎮之間,沒有明確區分;換句話說,失落的國家親和力,不願意或不爽地面對或接受國家地位選項;大概是,宮廷歷史身分和權力真正地面對國家主義下的權力外放.

結語:

依據中國政治歷史,大概僅知道我們是誰?平心而論,這是神主牌文化的愛國主義傳統;不可否認,這是很困難地區分的國家地位和身分;所以,害怕改變或摧毀穩定狀態,換句話說,一個字:顛覆;然而,事實上,這是不正確;平心而論,政黨僅是國家建設者,必須要有穩定國家秩序,期望擁有國家地位,和平保護國土完整,包括,聯繫全球組織;首先,要承認弱點在對話和妥協;想當然耳,這僅是一類噫測和有鍵於歷史經驗;
或如:
一,面對未來的時間裡,找回曾經失去的國家身分和地位,包括,重新定義;
二,民眾都是愛自己的國家和土地,然而,愛國思維不是民族主義,自由或社會主義;換句話說,國家利益的穩定秩序來避免失敗和不穩定;這是民眾認知;
三,未來國家保留國家權利在自身領域,應該是,反應一類國家前景和區域主導力量,特別是,安全鄰居關係;
四,未來國家應該擁有軟硬實力,這不是帝國主義;因為,其核心思維認知是民眾的決心;換句話說,找回傳統文化的集體記憶來追循國家改造;改變和改革,不是國家領導者同意,就能夠執行;

格外是,擬據國家和民眾的決心來共同建構未來國家規模;特別是,重返大國地位;今天,或能想像,未來中國的國家主義規模和動力來面對國家與社會的非社會主義化,非政治化,這才是未來國家的變化.

謝謝您!

    文章標籤

    鼎革咸亨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