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的中東觀察/以色列 以智慧超越限制

蔡英文

希伯來的歷史就是一本終結歷史特別是摩西開紅海引猷太人闢屬於自己的國度

二十一世紀的術語就是:WE ARE NOT TURNING!

WHERE IS THE ROAD?THE ROAD IS DETERMINING TO JUST ENDING OF HISTORY.

美國的誕生也是這麼說:

THE MENDACITY OF THE 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

簡單來說:

WE WILL NOT NEVER MAKE COMPROMISE WITH 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

實話說:

WE MAKE NATIONAL SUPRTIORITY,ESPECIALLY,WOMAN SUPERIORITY.

也如,洪榮一有言中肯:

THE RETRIBULTION FOR GOOD OR WORSE ACTION IS THAT WE MAKE TAIWAN'S NATIONAL SUPERIORITY IN THE BLUE WATER.

這就是國家智慧,不相關於歷史與文化!

我本布衣,布衣撿易開罐而耕讀,怎可能被洪榮一考倒呢?

 

靈魂轉世,真命天子

 

毫無疑問,今天,台灣的窘境的原因是頑固的歷史與文化,說太多,也很久了;
本質上,台灣的政經環境穩定,不同的是,頑固的歷史與文化讓台灣人沒有思想,沒有靈魂,眼睛給喇仔肉糊到!?這不是一個現在出現的問題,太多的頑固的歷史與文化!
任何變種的,具體狀況,幾乎依賴於,頑固的歷史與文化!
而是整個頑固的歷史與文化運作下,不說實話,不願意承認失敗,特別是,沒有國家紀律;因為在現實中的歷史與文化,不應該再擁有國家主導地位;
另言之,他們不得不接受終結歷史!在頑固的歷史與文化下,然而,國家與民眾,通常是它們的墳墓;頑固的歷史與文化,濫用國家政治,軍事與經濟實力,並自以為是,自成一格的作戰體!這濫用的發生,主要的特徵是頑固的歷史與文化,不再具有永久性的國家動員作戰力量與能力;旦是,國家策略的終結歷史是國家所有權作戰,其顯著標誌是啟動,永久性的動員作戰能力;這就是蔡英文說的國家在地經濟!
特別是,頑固的歷史與文化,沒有認識到國家策略的終結歷史的基本原理;
然而,似非而是的是,這類系統本身就是一個主要的阻礙;旦是國,家策略的終結歷史是實現台灣的政治軍事與經濟的國家戰略視域,戰略任務和政策;這是不相關於古老的歷史與文化!台灣保持一個自由,獨立穩定與民主真正的國家系統,並以戰略眼光,控制國家財政與法律與未來的現實可能性;這是不相關於古老的歷史與文化!
現在,事實上,可以這麼說,國家策略的終結歷史是克服國家經濟學的台灣國家戰略與部署前瞻;另言之,一個重要組成部分,一個真正的,未來台灣的國家經濟學奮鬥,而不是古老的歷史與文化;這意味著國家策略的實際需要與民眾需要!
成功的終結歷史改變能量,與實際國家戰略指導原則是未來框架,以真實,應對國家安全挑戰;成功的終結歷史是最好的;雖然是,極其困難的挑戰,因為肯定的是,國家優勢,特別是,女人優勢;而不是頑固的歷史與文化!
終結歷史的改變正在席捲一切與驚人的國家科學與技術潛力與現實,將重返與恢復,國家政治,軍事與經濟地位;這國家挑戰是非常真實的全球趨勢!
最後是,台灣的國家戰略與基本的終結歷史,並承認歷史與文化的無能來滿足未來挑戰!這是不相關於古老的歷史與文化!古老的歷史與文化,無法實現一個基本的國家戰略系統;他們的無能,一個基本的歷史教訓,是以終結歷史將回應未來挑戰!
這歷史教訓是新模式台灣風格與視域的基礎上,一個必須擬定,新的,可執行性的聯合作戰理念以支持產業作戰系統!這類終結歷史理念,得以實現台灣夢想與願景,並在並在實際作戰中檢驗;是以,我們將知道,頑固的歷史與文化可以被終結!
全球歷史事實證明,美國實現在實踐中的國家作戰理念-未來的影響,過去的故事!
過去偉大的歷史與文化很辛苦旦是保護國家利益是吹牛的
然而,終結歷史將繼續努力跟上,未來國家發展與部署的理論和實踐;
換句話說,終結歷史將是一個高度的國家策略-重新組合,以確保,台灣未來的國家技術與經濟競爭力;這是不相關於古老的歷史與文化!
而當是這樣的話-終結歷史一個可執行性,與真正的,新的台灣夢想與願景,將是可以的!然而,頑固的歷史與文化被終結是最好的!

 

 

(原文引述如下):

月初,我到以色列進行為期一周的參訪。我拜會以色列智庫、資深媒體人、國會議員、科技研究機構以及集體農場(Kibbutz),也走訪西岸(West Bank)首府Ramallah、及古城希伯倫(Hebron)的屯墾區。這是趟紮實的學習之旅,讓我對中東情勢、以巴問題、以國經濟與科技產業有更多了解,我領略到小國的生存智慧,也看到許多值得台灣借鏡的地方。
在踏上以色列的國境之前,我一直難以想像,會有哪一個國家,她的外交部公務員會全部進行罷工,對,就是你所想到的、所有業務都停擺的那種罷工。外交部人員罷工的原因,是為了抗議預算嚴重不足,讓他們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在罷工期間,簽證、公務接待等事務全部停辦,以色列官員出國得不到使館協助,需要辦理簽證的民眾也被迫延後。

看見強烈求生意志

在台灣,公務員是否有罷工權,仍是一個有爭議的議題;但是,在以色列,這卻是一個現在進行式。

提到以色列,我們往往立即聯想到她與中東國家之間的劍拔弩張,耶路撒冷三千年來的宗教衝突與帝國征戰,男女皆兵、每天都面對安全與生存威脅的緊張感,以及與巴勒斯坦之間歷經無數回合,卻始終難有進展的和平進程。
以色列人常自嘲政府體制是一團混亂,聯合內閣並無佔絕對多數的執政黨,國會有數十個大小政黨,彼此立場各異、相互競爭,卻又能為了某些共同目標而攜手合作,而醞釀倒閣更是家常便飯。在對外關係上,以色列「退一步即無死所」的主動、強悍作風,讓她的作為常遭到批評、在國際社會中也常被孤立。周邊國家與她相處不睦,不願開放領空給她,甚至存在著多個以消滅她為職志的激進組織。
這次參訪,我拜會INSS、BESA等智庫並進行交流,與包括《耶路撒冷郵報》總編輯在內的幾位專欄作家以及執政聯盟與友台小組國會議員對談;到生命科學研究機構Weizmann Institute以及非常具有以色列特色的集體農場Kibbutz Maagan Michael參訪。這個過程,讓我對以色列所身處的環境、關注的議題以及所面對的挑戰,有較深刻的感受與更清晰的認知,對於以色列人的生活與價值,也有一個較近距離的觀察。
我看到的,是一個在敵意與匱乏中求生存的國家。她有一種為了理念、權利、生存而爭鬥不懈的強烈意志,她的作為引起很多爭議與批評,也未必全屬合理,但她爭鬥得理直氣壯,而且這個爭鬥絕對不會終止。
關注社福經濟議題
而現在,在確保安全之外,以色列人也開始將關注重點放在社福與經濟議題上,他們希望能調整現有的「研發創新─外資購併」模式,讓更多的創新企業能夠根植本國,創造就業機會、並深化研究能量;他們希望能有更多的教育經費投入,培養更多有創意、又具執行力的人才。同時,我也在科研機構Weizmann Institute看到一種能夠化理想為具體解決方案的堅持,也在集體農場體會到過去以色列人從海外毅然回國、從無到有的生活過程。
在到以色列之前,我很好奇為什麼這個經年處於戰爭與衝突之下的國家,人民的幸福指數與長壽指數,都在世界排名前十名之內。在到過以色列之後,我略有領會。這是一個與天、與人爭鬥不已的國度,他們永遠在尋找一個以小擊大、以有限爭取最多、以智慧超越限制的解決方法。
台灣與以色列的處境不盡相同,卻又有類似之處。我們都是小國,在國際社會中都相對孤立,也都面對著影響生存的外部壓力。這一趟參訪,我領略到以色列的生存之道,這個國家的一些發展哲學與經驗,值得我們借鏡。我也希望,未來能有機會,促進台灣在各個領域與以色列能夠有更多的交往與互動。

 

    文章標籤

    以色列 以智慧超越限制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