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模式國家策略-終結歷史主義:

戰術建議(全文)

END 18

COPYRIGHTED BY 台灣窮小子 TO 蔡英文

本序:

是冬天了,有個人影,自我的前面閃過,雖然,那不應該有雨,卻在此時出現;雨滴一點一點的輕落,讓人不爽,當衝到街上,即使,雨滴,滴滿全身;但就是想看她一眼,順著想念,瞄到飽含水滴的綠葉,還真的忘記,我在下雨的街道上;也忘記僅是一個窮小子,飄雨的日子是想的自由奔放;自由奔放是喜歡蔡英文的日子,喜歡蔡英文是布衣小子心中最大的獨立的思考和解放的自由!突然想起,如果,我不是窮小子,那該多好了!對阿?為甚麼?長久以來的喜歡,卻被神主牌所阻擋;但為什麼老天要給我們雙手和頭腦呢?如果死捧歷史神主牌是幸福,我甘願不要;如果活著是死捧歷史神主牌,然而,還狡辯是幸福,我甘願不要!即使幸福是偷偷地瞄蔡英文? 

序言:

END 20

由於全球地緣政經環境改變,們的國家作戰系統,雖然已經承擔國家政經穩定;
自1945年開始;古老的歷史與文化一直是國家憲法秩序的決定性性格;但卻忽略了未來的國家責任與承諾,特別是,國家作戰功能,如:終結歷史;今天的壓力,除了傳統性的社會因素,增加國家成本以,及具有挑戰性的國家財政期望;這是拉長戰線在政府的作戰能力,以面對各個層面的部署;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惡化,這國家問題;它們的對立,導致我們的國家-台灣,無所作為,將在國家與城市的未來發展與願景,以空白填補策略部署;終結歷史主義的戰術建議,將讓台灣人稱讚;因為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兩極對立,也導致古老的意識形態與態度;古老的意識形態與態度,弱化,國家與政府作戰能力與優勢,特別是,與台灣人的關係,或僅是,偏袒;戰術建議的目的是重整政府間作戰系統的操作架構,並提出終結歷史,以拒絕最壞的,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病症;終結歷史主義的趨勢將要求政府之間的關係,進行作戰系統升級;不幸的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不願意,不爽,驅動,僅是遮掩這些國家問題;由於,終結歷史主義,可能有更靈活的作戰經驗與反應,以轉移狀況與需求;戰術建議將集中在國家策略改變與政府作戰系統!

前言:終結歷史主義的轉移

 

END 19

 

雖然,糟糕的歷史與文化與台灣之間關係是一種複雜關係,但僅是一部份;它們從來沒有提供最佳視域為我們的國家作策略部署與分析;在過去的三十年中,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僅是在一個相對狹窄的範圍內移動,與提供少量的資金;然而,廣泛的,大量資金跑入自己的口袋;自台灣的國家會計年度與隨著國內生產總值的比率來看,糟糕的歷史與文化,自1990年以來,沒有顯著改變,反而是變本加厲;雖然,數字並不代表一個國家視域來看,事情看起來與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帝王優勢的狀態的不同,正如我們的國家必須轉移;自終結歷史起,隔離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加速趨勢;隔離,在未來十年內,在台灣的影響將是深遠的作戰部署;正如,新模式終結歷史主義將意味著在其他大多數政府作戰系統,必須重整與削弱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霸道;

1503229_621766091205605_541960678_n1538798_10152164635200465_459568578_n

為什麼終結歷史能夠提供國家主義給台灣?

Don't try so hard,the best man comes when you least expect he to.Maybe God wants us to meet a few wrong people meeting the right one , so that when we finally meet the person,we will know how to be thankful.
The 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 lends dignity to what otherwise will be nothing but a "Big Words".To insure Taiwan's success it is of very importance that our Nation-Taiwan  should have an overwhelming force of Ending of hisotry.
-台灣窮小子

終結歷史,能夠提高國家政經作戰效率;換句話說,政府的區域化知識,在可能狀況下,終結歷史,讓它們更有效地,有力地,執行國家作戰計畫;終結歷史,盡可能提供鼓勵-體驗自國家角度來說;這是可採取的,而不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終結歷史-中央政府能夠更好地,重新評估與分配國家資源,以逆轉,國家政治與經濟模式;終結歷史-可以作為一種轉移戰術來影響,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的施政重點;終結歷史-可以鼓勵,地方政府嘗試新的作戰計畫與行動,特別是,技術升級的創新;終結歷史-中央政府借錢給產業與民眾,換句話說.新模式的國家互信;因此,它具有穩定,虛弱的國家經濟的最大作戰優勢與能力!不可否認,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一些理由比民眾有許多的爭議;
特別是,凱恩斯學理是鬼話與謊話;正如,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唬爛,這是全球同意的共識!為了一個特定的國家作戰行動,例如,終結歷史,被認為是一個重要的中央政府的作戰能力;換句話說,它是有道理的,以幫助衰弱的產業與窮苦的民眾,充分地走出窘境!不論終結歷史是一件好事,會使用轉移來影響策略與政策的優先順序;格外是,技術升級的創新,而不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雖然,技術升級的創新在國家和地方領域是一個有爭議的政經判斷;
簡單來說,全球共識是技術升級取代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辯論,格外是,內部破壞!在某種程度上,終結歷史是國家獨立與自由的象徵;國家與地方領域禁不起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折騰;是以,最大限度地穩定國家與地方領域的平衡!

新模式終結歷史主義(一)

END 26word 1
But only love can say;But I believe 蔡英文,The Ending of hisotry will shine in Taiwan,So I just play my part;Pray you'll have a change of heart with GOD;and GOD can make you see Ending of history through,That's something only love can do.
Ending of history must never cease fire.
Some time ago to win a victory the fighting force needed only courage and superiority; yet,today it must come with Ending of history.
-台灣窮小子

中央政府,承擔,釋放權力為地方政府管理,並為他們接受政治責任;因為中央政府與地方政府,禁不住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蹂躪;毫無疑問,幾十年的國家歷史與經驗表明,這類終結歷史的動態是驅動,國家轉型的策略計畫;終結歷史有利於中央與地方政府,雖然,它長期以來被國家與民眾所忽略;特別是,國家互信,因此是更好地管理我們的中央與地方政府!如果,中央與地方政府是以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管理,那民眾的互信可能降低,甚至,拉長時間;毫無疑問,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的問題,增強了這類不信任!

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影響國家運作

幾乎所有的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作戰行動都是很昂貴的,特別是,作戰指揮權過於集中,迫使國家機制的限制或停止作戰;終結歷史的條件,僅是保護,沒有附加條件的國家歷史與文化的作戰使命!不同類型的作戰使命與不同的戰術要求在終結歷史,讓中央與地方政府,擁有作戰靈活性,不論,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挑臖與破壞;格外是,地方政府能夠部署自己的策略標準,或嘗試新的政策挑戰與創新;雖然,整體性的終結歷史,提供相當大程度的戰術靈活性,但仍然必須審驗,以確保新模式的終結歷史,不被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破壞;並且,伴隨著時間,也將傾向於國家策略靈活性;新模式終結歷史主義,希望取得國家與民眾的授權,以迫使糟糕的歷史與文化,顯著改變它們自己的無能;順從糟糕的歷史與文化,通常是昂貴和麻煩的,而且,很多是重複的;特別是,他們允許把國家的錢送往自己人的口袋與表達明確的"愛國"目標!有人可能會想像這類"愛國"目標是正確的;然而,依據歷史與教訓,這會不會出現是一個大問題?
所以,不論哪種糟糕的歷史與文化;首先,我們應該建立國家授權的終結歷史主義-沒有附加條件!

新模式終結歷史主義(二)

END 23
Don't waste your time on 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who isn't willing to waste their time on you.
"In addition to Ending of history, the factors that gave us our National superiority were sound doctrine, thorough ending, and powerful Taiwan.台灣窮小子

由於糟糕的歷史與文化不了解,不同的國家責任與承諾;是以,重複浪費是嚇死人的!因此,我們的國家-台灣面臨的選項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成為可能性國家戰略,是不是值得執行,特別是,他們的國家成本過高;古老的原則導致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推翻國家憲法;另言之,霸占國家資源為它們的策略目的!所以"終結歷史主義"認為,我們能夠運用台灣人與生俱來的作戰能力,以打造"幸福與夢想"的國家願望,並遵照國家憲法的作戰行動;有一個重點是終結歷史必須跨過國家界線,當中央政府無法拒絕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唬爛!是以,在這種情況下,台灣窮小子得出一個結論:
因為國家憲法,終結歷史的條件是開第一槍;
簡單來說,鼓勵台灣人與生俱來的作戰能力與優勢,而不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國家憲法將否決糟糕的歷史與文化,與支持終結歷史,並在這樣做,也將有助於國家主權部署與國家憲法定義!這將是一段時間,讓人懷疑,特別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但是,在知情的狀況下,應該限制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霸權!終結歷史將讓中央與地方政府採取新模式的作戰行動,以致民眾能夠理解的抵制!
終結歷史強調是:不讓一個台灣孩子離開!
台灣窮小子認為擁抱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在相對狹窄的定義,其限制,我們國家的戰略與政策定義,同時,沒有理解,以決定國家作戰系統;
這個糟糕的歷史與文化也將影響潛在性的策略效益!

1888685_10153804558295635_1404143025_n

緊迫性中華民國的國家問題

中華民國每一任的國家元首都認為,有必要進行國家轉型與變革;簡單來說,中央與地方政府的相互依存關係來面對與解決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問題!特別是,當前與未來,這樣的問題是中央政府的承諾與責任,而不是地方政府;
例如:
首先,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早已經過時;
其次,中央政府,執行有效的國家經濟策略與軍事部署能力;
第三,確認,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是國家不可持續的負擔;
最後,終結歷史,重新整合與建立新模式國家夥伴關係!
這四點描繪在解決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問題!

END34

新模式終結歷史主義(三)

The stupid of history and culture must never be deprived of powerful Taiwaneses' brain superiority.
The first duty of National history is to End, the second duty is to End , and the third is to End.
台灣窮小子

這類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削弱中央與地方政府的努力,透過,古老的唬爛策略來遮掩,國家經濟衰退;從三十年前,中央政府通常採用過度保護策略,以增加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利益;當全球環境改變,它們的落後,卻不能夠刺激國家需求;端視馬總統的國家經濟再啟動作戰行動,不可否認,比以前是相當大的國家努力;不幸地是,仍是建立在古老的歷史與文化原則,難怪缺乏作戰效益與優勢!依據歷史經驗與教訓說明,這類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可能不足以規劃國家部署,反擊嚴重的國家經濟衰退影響;是以,為了避免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可能影響國家政經之間未來衝突;台灣窮小子認為有必要終結歷史,建立附加的保護網;換句話說,中央政府應該強化,國家儲備機制,並透過允許足夠的時間來補充戰力;當國家作戰緊急狀態結束!特別是,我們必須認識到,在國家經濟衰退時期,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只會耗盡國家儲備,簡單來說,成事不足,敗事有餘!為了保持國家核心利益的流程,允許終結歷史,而不在國家低迷時期,相信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唬爛,如果國家不見了?雖然,新模式的國家主義,在許多層面還是有缺陷的戰術程序;但是,它對於啟動台灣人之間的靈魂與優勢,提供了一個有用的策略模式!全球金融風暴以來,最嚴重的國家政經危機,然而,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是不可能成為一個國家策略模式;畢竟,國家週期性衰退將是可能的;然而,中央政府必須終結歷史,以啟動國家動員作戰優勢與力量,而不是依循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將會耗盡國家資金;是以,新模式國家主義將在恢復進程中重整;新模式國家主義將是務實的國家部署,以面對,現實的,全球環境,並反對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唬爛;直率地說,如果選擇的是不是一個國家作戰計劃與終結歷史之間的關係;而是唬爛和什麼都沒有,終結歷史的建議看起來,比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更好!在任何作戰狀況下,每個台灣人能夠依據自我本身的頭腦與技術,這個自我決定,而不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歷史經驗與教訓說明清楚,台灣人與生俱來的頭腦是決定性的作戰能力與優勢!然而,最明顯的反對意見是不要臉的歷史與文化,意圖以唬爛,以實現可持續的國家策略與政策部署,透過過糟糕的要求來解決幾乎所有的作戰目標與國家憲法!可能是有一點道理,但是,歷史與文化真的是不要臉!是以,終結歷史主義的作戰目標是找到平衡點,鼓勵審慎的規劃,但不唬爛;
以阻止,不要臉的歷史與文化,削弱我們的國家-台灣未來的作戰能力與優勢!
作戰經驗將說明,作戰能力與優勢,調整台灣所需的國家需求,以達到這些作戰目標!在另一方面,我們的國家-台灣,應該消除糟糕的歷史與文化,以充分進行新模式國家機制與策略定義,特別是,國家政治作戰能力;最後,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提供管理,但不能帶頭執行國家作戰目標成為現實;糟糕的歷史與文化,違背了我們國家的傳統歷史與作戰系統的安排,這是完全不可執行的,甚至,很困難地自圓其說;
換句話說,它們是毫無道理!雖然,它們曾經提供許多的幫助,但他們不願意終結歷史,以承擔國家承諾責任與公民經驗;
總之,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在國家層面的缺乏互信與信任,使得它們很困難地執行,獨特的國家承諾責任與公民經驗;是以,我們需要新模式的終結歷史主義!

END 35

新模式終結歷史主義(四)-作戰建議

The Ending of history will be our Nation-Taiwan strongest superiority. Often it will be our Nation-Taiwan only reserve .... I repeatedly said that the Ending of history last argument of Taiwan.台灣窮小子

建議一:新模式中央政府的系統作戰能力

台灣窮小子的記憶裡,在過去二十年期間中央政府的作戰評估與規劃能力,已經被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所拆除;
雖然,許多有志之士,也曾經致力於中央政府的事務,與認為有需要進行改變;
但卻忽略了終結歷史的元素,或採取糟糕的歷史與文化關係來解決問題;
其實,這是不好的!
中央政府的作戰能力已經失去影響力,以及規劃評估與管理作戰能力,也已經完全消失;
為什麼不再呢?其實,這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是以,不出所料,國家問題早已經澈底地出現;
同樣地,地方政府,也是因襲於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忽略一個重要的職責,難怪,預算被淘汰;
簡單來說,糟糕的歷史與文化,鮮少承認或認為,它們的無效運作,已經造成影響在國家;
是以,我們的作戰目標應該是重整我們的作戰能力,成本效益是優先考量;
同時,盡可能降低,必然是有爭議的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不改變!
顯而易見的作戰解決方案是終結歷史,我建議,重整以監控糟糕的歷史與文化;
終結歷史的關係將是中央與地方政府的作戰使命的自然延伸;
本著同樣的終結歷史精神,其作戰建議,強化中央與地方政府的戰術作戰能力,以評估策略與政策,對國家作戰系統的影響,而不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
當前的窘境所提供這樣一個歷史與文化的糟糕與沒有效應的視野;
所以,只有終結歷史的承諾與責任,才能成為必要性的中央與地方政府的作戰分析能力;
舉例來說,馬政府堅持,認為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啟動國家動員力量快,也不會有錯誤,特別是,透明;
事實上,這類訊息僅是笑話,或僅是古老的歷史與文化的癱瘓意識與戰術狀態!
正如,我們需要抵制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誘惑,國家作戰系統需要精簡,而不是複雜的歷史與文化!

建議二:重整中央與地方政府的作戰能力以應對衰退時期

過去的歷史經驗與教訓的相比之下,窘境出現的當前,國家缺乏資金是比過去任何時候還大;
即使,國家已經進入窘境,當衰退見底,畢竟,衰退深度和持續時間可能耗盡國家資源,可能讓中央與地方政府大幅降低支出;然而,降低支出不,是好主意,也可能造成國家作戰功能顯著性的損害;
所以,中央與地方政府不應該降低支出,讓民眾難以負擔,同時,迫使民眾必須要接受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爛帳;
正如,在全國範圍內,終結歷史是重整我們台灣人的作戰能力,而不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

建議三:終結歷史降低國家,社會與民眾的負擔

終結歷史是國家解決負擔的主要驅動作戰力量;
在接下來的世代,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作戰狀態將攻擊我們的國家,社會與民眾;
是以,終結歷史作為中央與地方政府的聯合作戰功能;
糟糕的歷史與文化的的負擔,不斷升高,已經反映在中央與地方政府之間的策略與政策部署;
雖然,沒有人能夠避免糟糕的歷史與文化,但是,中央政府能夠採取作戰行動,降低,它們對國家,社會與民眾的威脅與負擔;
具體來說,中央政府應該終結歷史-餓死它們!
為了保持國家政經的貢獻,其中之一是終結歷史的設定,以確保,合理性,與伴隨時間進程;中央政府應該建立終結歷史,作出國家貢獻,而不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

建議四:重新思考終結歷史,建立新模式國家策略主義與戰術效用

新模式國家策略主義,雖然,還沒有發生,也不是可能;
關鍵是明確的職責與再整合與分配!
歷史事實證明合法的國家,在幾乎所有的經驗與教訓,必須關注在終結歷史;
其實,終結歷史,困難度不高,而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通常涉入在錯誤的歷史軌跡;
雖然,仍有許多工作要做,其中,就是要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哭出來;
終結歷史,脫穎而出,如此一來,我們的國家-台灣才有願景與夢想!
簡單來說,終結歷史不讓一個台灣孩子離開!
換句話說,為了促進國家核心利益,中央政府必須採取,積極性終結歷史,填補,空白,糟糕的歷史與文化僵局,實現更具全球競爭力的台灣!

獅子   

結論

台灣窮小子的誓言,聯合,終結歷史做沒有傷害在我們的國家-台灣;
舉例來說,我喜歡蔡英文,從來不與她說謊;
這是中華民國的國家軍事人文哲學而,不是糟糕的歷史與文化!
這是一個聰明的國家箴言;終結歷史是最好的!
雖然,糟糕的歷史與文化是合法的,但有一點是,這樣的歷史與文化是麻煩的,不確實的,不合理的,與苛求的;
所以,我們要三思而後行-終結歷史!
當一切都已經說過和做過,對話是在終結歷史,中央政府應該盡最大努力留在右邊,保持強大的不轉彎,簡單來說,這才是台灣的優勢!

全文終

第1頁|全文共2頁

    文章標籤

    國家策略 終結歷史主義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