幾十年過去了,海峽兩岸的安全空間在哪裡呢?

曾幾何時,那高高在上,又自我優越的中國與台灣歷史,文化與哲學又在哪裡呢?

還是說:幾艘船在海面竄來竄去呢?或打殺劫掠,就是英雄好漢?

有圖有真相 2  

百艘漁船今挺進釣島 海巡署:護航不挑釁

平心而論,二十年前,照抄照搬的論述,應該送進歷史象牙塔裡;

跳脫歷史,擺脫束縛;以新型態的國家安全思維來面對二十一世紀第二個十年;

當在未來面對中國和日本,以新戰略夥伴關係來對話,強過老掉牙的兄弟之邦和:

We are pals?也是有圖有真相!

300  

另外是,蔡衍明董事長錢很多喔!新台幣五百萬元,難道不會給台灣孩子們買午餐嗎?

記得有學者跟布衣小子說:新台幣五百萬元,可以讓孩子免費吃一年!一年有三百六十五天!

如今,丟入太平洋,又能證明甚麼呢?

布衣小子,樂而拜讀您的國家主權訴求,以國家企業家身分來說明!布衣小子等您!

當然耳,布衣小子能夠想像:蔡衍明董事長,一定不懂!

如果懂?大概不會挨台灣民眾的罵,或是,搞不清楚企業發展版圖狀況?對不對呢?

好!那還是不能免俗地,以蔡英文說:想一想來啟動!也是有圖有真相!

561405_10150948555866065_1107860536_n 

301  

爭議島嶼的未來的安全環境下策略
前言:政治篇:
政府應該共同設計新的未來夥伴關係;
這是國家目標.同時努力.加強雙邊戰略夥伴關係和透過合作來建立夥伴關係來面對新型態的全球挑戰和威脅;
夥伴關係架構在共識基礎上,共同促進安全,合作,信任,開放和可以預期視域,特別是,重新調整國家武力部署;
所以,新型態的夥伴關係,說明政府的義務和建立條約;
共同建立有利的條件來促進合作與安全,同時,加強穩定和發展;
感想概論:
夥伴關係是政府聲明和決定,特別是,關於負責任的國家安全和戰略穩定,
所以,關係聲明決定政策和安全的基本原則;
首先是聲明放棄和終止兩岸敵對狀態和承認爭議;
夥伴關係是機制,在框架下,設計新的共同責任和互信在雙方政府;
夥伴關係也將會影響雙方政府之間的經濟合作和發展關係;
格外是,社會間的民眾對政府的支持;
夥伴關係的原則是對話,簡單來說,公開和透明的戰略對話來反擊潛在的威脅,老掉牙歷史爭議包括,所有層面;
平心而論,全球改變,這是善意的改變,以政府決心來承認國家權力;
夥伴關係的建立結束長期對抗和開啟一個全新的政府關係;
特別是,視域,以互信和合作精神來奠定基礎,這是好的政策;
新的夥伴關係也是聯合聲明,共同促進更大的政治,安全和經濟合作,同時,密切合作打擊暴力極端主義的戰爭,包括,歷史與文化,等等;
新的夥伴關係,也決心說明密切合作,特別是,重要地區的挑戰;努力重建和提高安全在爭議區域,格外是,終結戰鬥來實現政治解決歷史問題;
新的夥伴關係來理解新的戰爭性質,共同面對,這是堅定的決心和耐心,因為這是一份追尋國家未來戰略目標;
總之,新的夥伴關係共同對付挑戰和威脅來形成一個穩定的國家秩序,這是中國,日本與台灣,和全體民眾的利益!
(二):經濟發展篇:
中央政府應該著力於經濟合作,即使,也將會面對許多的不爽,無可避免;
夥伴關係下的經濟合作,也能推動新的能源夥伴關係優先發展和改造國家戰略能源儲備來面對全球市場;
特別是,透過多元管道來建立國家戰略能源運用;

國家能源操作和安全是仰賴夥伴關係的共同努力和合作;

夥伴關係是建設國家經濟市場,格外是,打開新的機會;不可否認,這將會是重要的歷史成就,同時,也可以證明國家領導;

夥伴關係能夠討論,如何繼續地促進機會和保持友好關係;

這是一份期待,共同努力解決爭議,特別是,相互尊重和互信的共識基礎;
簡單來說,這才是共識一詞;
夥伴關係透過共同努力來強化關係;
特別是,面對歷史,文化和哲學等等,不可否認,它們是二十一世紀的冷血兇手;
沒有人想要傷害國家關係?
夥伴關係的趨勢在建立新的經濟活動關係;
格外是,素質和自由貿易支持,所以,必須避免過去的阻礙;
夥伴關係以對話來解決行政阻礙;
格外是,科學技術領域;
因為她們才是二十一世紀的國家經濟發展視域,特別是,新能源;
夥伴關係的合作,將會是區域整體經濟發展的重大因素!

(三):互信下,區域安全策略協議:
夥伴關係的簽署是增加互信在雙方的戰略防禦層面;
首先是,邏輯發展的執行來達成雙方協議;
畢竟,中央政府的最大的危險應該是面對特定團體的挑戰;
所以,必須要盡力地防範,特別是,擴散;
是以,夥伴關係的討論是密切合作,這是關鍵性問題在雙方;
互信是友誼的起始,這將會是歷史性的一頁;
互信下放棄和終止敵對狀態和承認爭議!

區域安全策略協議
:
一,雙方協議聲明放棄和終止敵對狀態,承認爭議;
二,夥伴關係的簽署為目的和執行;
三,雙方確定安全部署結構為基礎來建立夥伴關係;
四,夥伴關係需經國會批准,遵照國家憲法程序,自關係生效日起到交換協議的批准,這是國家主權的行使;
戰略夥伴關係的簽署:相對於中華人民共和國和中華民主共和國與日本

概論結語:
重新思考來建立一個新的戰略關係框架,包括,雙方的努力合作在經濟,政治和安全環境;
因為,它是代表和說明一個新型態的雙邊關係,特別是,宣布具有憲法約束力的終止兩岸敵對狀態和承認爭議;

海峽兩岸的關係繼續有效和不改變;
因為,雙邊關係能夠啟動來說明基礎透明和可預期的機制;
特別是,在未來的聯合聲明裡,繼續討論來取得更多的透明和預期性;
夥伴關係這是在互動基礎上,具有問題的議程,特別是,共同打擊的唯一標準;
所以,關係是需要透過密切接觸來建立一積極經驗,格外是提交國會作審議和同意;
總之,爭執於老掉牙的共識一詞,不如共同建立夥伴關係;
畢竟,應該是共同來面對全球性挑戰和威脅在明天;
所以,戰略夥伴關係能夠形成一個穩定的國家秩序來保證和保護國家和民眾的利益;
當然,這不是所有的想法,可能僅是一個明顯的視域.


 

文章標籤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