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英文說想一想:我說國家內債和國是會議有甚麼關連?

196060_10151078349496065_1655691601_n  

引述來源如下:http://www.iing.tw/2012/11/blog-post_50.html
推動召開國是會議,蔡英文盼社會對話、包容與妥協
11/14/2012

嘗記得,國是會議的召開,好像沒多大的戰略效益在未來;

這類李前總統登輝先生應該很清楚,簡單來說,您又搬歷史課文來說明國家內債問題;

特別是,以美國為例,那更是一個戰術錯誤!
或如:
召開國是會議的三個目標:
第一、財務正常:退休保險的財務機制的健全和平衡必須落實,並且提出財務平衡的時間表,化解社會恐慌;
第二、照顧公平:建立沒有歧視待遇的退休年金制度,解決社會對立。例如以國民年金為基礎,逐步整合其他退休保險,建立「三層年金制度」;
第三、世代正義:在總體制度的設計上面,要考量包括人口老化等社會變遷,不能成為下一代的負擔。

特別是,國民年金制,我本布衣,我說這比軍公教退休機制,更容易造成國家財政崩盤,不知道又是哪個蛋頭的提案!

另外是,還在玩世代正義一詞,大概沒經歷過伊斯蘭世界的洗禮;

我本遊子,可以證明,不僅是,美國,加拿大或,英國,法國與德國,甚或,北極熊也不會觸碰此一神主牌?

然而,現在是,中華民國財政面臨危機的僅是國家內債,是以:甚麼是國家內債的策略運用呢?

國家內債關國是會議有甚麼相關連呢?
危機一:頑固的歷史文化與哲學-成事不足敗事有餘
危機二:女人說話是狗屁
危機三:憑甚麼?
危機四:迷失的歷史,文化與哲學下不成材的國是會議
危機五:臭酸的歷史文化與哲學模型

是以,研讀蔡英文的說明之後,國家財政危機的結論,還真的說不出來?蔡英文說想一想:國家財政危機(全文) 

分格線

財團法人小英教育基金會董事長蔡英文今(14)日舉行記者會,針對推動召開國是會議提出說明,以解決台灣目前面臨的財政危機。蔡英文指出,退休年金和總體財政的問題是複雜而相互糾結的,不但橫跨國家部門、社會階層和世代等等層面,更涉及國人經濟安全的核心利益。這些都不是現有政黨與政黨、行政和立法等機制所能駕馭,這也是為什麼她主張要召開「國是會議」來建立社會的互信和凝聚全民共識,推動相關制度的成功改革,把我們自己從懸崖邊緣救回來。
蔡英文說,她在美國訪問時,看到美國大選結束後,各界熱烈討論的是解決美國所面對的「財政懸崖」赤字危機。蔡英文指出,事實上,台灣因為近年來經濟成長不如預期,政府預算規模急速增加,加重退休基金的收支失衡,財務惡化,台灣的國家財政也正在懸崖邊緣,每拖過一天,問題就更難解決,我們的處境就更危險!
蔡英文說,退休年金和總體財政的問題是複雜而相互糾結的,不但橫跨國家部門、社會階層和世代等等層面,更涉及國人經濟安全的核心利益。這些都不是現有政黨與政黨、行政和立法等機制所能駕馭,這也是為什麼她主張要召開「國是會議」來建立社會的互信和凝聚全民共識,推動相關制度的成功改革,把我們自己從懸崖邊緣救回來。
蔡英文強調,事實上,我們現在面臨的問題,是台灣社會長期累積的問題,也是台灣有史以來最大的利益衝突點,更是台灣社會面臨人民安全感跟公平感最大的挑戰,這不僅是對於公平分配的感受的問題,也是每個人退休後安全保障的實實在在的利害關係,這也牽涉到企業及政府財政能否永續經營的問題。
蔡英文說,台灣是個民主社會,也愈趨成熟,我們要解決這個問題,可以坐下來平心靜氣的來談,領導人必須引導社會的對話跟協商過程,也必須提出具體可行的方案,作為對話跟協商的基礎,如果領導人不扮演這個角色,負擔起這個責任,人民將會對立,也會走上街頭。
蔡英文特別指出,這個解決的方案,必然是複雜的,而且要以中長期的計劃來執行,這絕不是文官體系作業就能解決的,因為這個方案的解決跟尋找,是除了有專業之外,還要有個政治過程來解決利益的衝突,如果領導人還一直以文官體系所提出的方案,以國會多數強行通過的話,將會是個災難。這是對台灣民主最大的試煉,在走向無可挽回的對立跟衝突之前,我們大家都有一份責任,讓我們共同來尋找一個理性的解決方案。
蔡英文提出召開國是會議的三個目標:第一、財務正常:退休保險的財務機制的健全和平衡必須落實,並且提出財務平衡的時間表,化解社會恐慌;第二、照顧公平:建立沒有歧視待遇的退休年金制度,解決社會對立。例如以國民年金為基礎,逐步整合其他退休保險,建立「三層年金制度」;第三、世代正義:在總體制度的設計上面,要考量包括人口老化等社會變遷,不能成為下一代的負擔。
蔡英文說,透過國是會議過程中的社會對話和共識凝聚,將有機會提出一套具體可行,而且全民可以接受的漸進、實質的改革方案,一方面兼顧公平和人民利益,同時也可以維護國家財政的永續。
蔡英文表示,毫無疑問的,國是會議能不能召開,關鍵在於執政黨的態度,她也要再次呼籲執政當局,請不要用政黨利害和政治權謀來看待「國是會議」的召開,面對這樣的改革契機和人民殷切的期待,現在正是為人民解決問題,化解國家財政危機的歷史時刻,執政當局必須勇於承擔,「這不是任何一個人、一個團體乃至於一個政黨的事情,而是攸關所有人,整個國家以及我們的下一代的關鍵,我們衷心期盼,這是一次團結所有人,一起為這個國家努力的開始!」
基金會執行長、前財政部長林全補充說明表示,目前最好的方向,應該是從國民年金來整合其他的保險,目前是很多保險都超過國民年金的給付標準,所以在這個過程中,要一個長期的規劃,逐步來進行,把過高和不恰當的給付,在一定期限之內,先以凍結的方式,讓其他保險的給付水準提高,希望未來能看到以國民年金為主體,來整合其他的保險制度,讓很多人願意加入國民年金的保險。
林全表示,希望先有個保障全民的基礎待遇,每個保險制度都能維持自己的財務平衡,之後再鼓勵市場來投入,這樣能保障每個人的基本尊嚴,也能維持現行保險制度的多樣化,讓市場競爭也能維持,而不是把每個保險制度都丟給政府當作社會福利制度,否則會逐漸失去財政自主性,把政府財政拖垮,「三層年金制」是未來保險制度改革的大方向,在大方向之內,每個人都來討論、作一些精算,透過國是會議來凝聚共識。
蔡英文再次強調,這是一個台灣社會能否永續經營的問題,大家在思考時,要用整體利益來看,每一個人在思考這個問題時,還是以社會的整體利益來看,個人、政黨或政治的考量,可以少一點,她也希望在這個過程中,爭取社會各界的投入參與,或是在相關政策討論過程中,提供各領域專業資訊和智庫的支援,不論在哪個層面上,只要有幫助,她都非常樂意盡上一己之力。
蔡英文說,這是長期累積的問題,也是台灣社會面臨的重大衝突點,累積了這麼久,又有這麼大的衝突,它的解決方案一定是非常複雜,也不可能是一個法律的修改或一個制度的修放就能解決的,它必需是有很多社會的對話,相互的包容,相互的妥協才會有的方案,畢竟牽涉到人民的切身利益,至於感受的問題,也是一個退休保障的利益問題;由於問題複雜,又涉及利益的衝突,必須要有個時間的過程,來平衡這些衝突點跟利益的不平衡,預期這個時間點在五到十年內,讓每一個年金上的落差,可以慢慢被縮小,甚至能整合成單一的體制。
蔡英文也說明「三層年金制」指的是第一層有基本的政府對大眾的照顧,第二層是讓被保人自己若願有些財務的負擔,可獲得較好的退休給付,第三層是要導入商業機制,讓希望有更好的退休給付的人,可透過商業的機制來達成;這三層機制,第一層是基本的,第二層是兼顧多樣性,第三層是有商業的機制能注入到退休的照顧。
媒體詢及此事是否與蘇主席談過?目前總統府持反對態度?蔡英文表示,她會在整個過程中尋求社會共識來促成國事會議的召開,也感謝黨中央的支持;將來幾天,她會去拜訪社會的領導人,尋求大家一致的看法,會拜會蘇主席、李前總統,也希望跟王金平院長有討論的機會,也會去拜會更多跨黨派的人士,尋求最大共識。蔡也強調,從政治跟權謀角色來看,都是不必要的,這是已超過政黨的問題,如果還以政黨角度來看,就是自己把自己的手綁住了,如果有很多的計算在內,也會對社會不起。
媒體詢及馬總統說要在體制內進行?蔡英文指出,希望執政黨不要把它當作政黨利益的思考,也不要用政治權謀來看待國是會議的提議,這樣會讓此事更麻煩,更複雜,因為這本身就是很複雜的問題,參與其中的人應該要降低政治的思考,總統說要在體制內解決,但總統自己也是體制內的總統,當前的問題已是橫跨社會各部門的事,不是單純行政與立法部門能解決的;這個月以來,也看到行政跟立法部門,在面對社會保險的各種問題時,看到立法院內的不同黨派無法達成共識,行政部門也不願承擔責任,在這種情況下,需要由社會來共同支撐,由領導人來引導社會的對話跟協商的過程。蔡英文說,總統是人民選出來的,也賦予他領導的責任,在社會面臨這麼大的危機時,領導人不應逃避責任,應該要面對這個社會危機,引領社會的對話跟協商,避免社會的對立。
蔡英文強調,由於該方案複雜,如何執行需要很長的時間,若能愈早開始,就有愈大的時間跟空間來執行,若有較大的時間空間來執行,這個方案的可行性也會愈高,社會的衝擊點也會較低。
至於經建會目前已在研議?蔡英文說,整個問題的處理,需要專業文官的投入,因為政府才有資料跟精算的基礎,但專業文官無法處理這個高度政治性的問題,由於退休年金涉及每個人的退休利益,因為其中有很多的政治過程跟利益的妥協跟平衡,必須有一個具一定高度跟社會的共識和對話才作得到,所以需要一個國家領導人的高度來領導這個過程,而不是由經建會主委或處長來處理。
而某些輿論也指出蔡曾領十八趴,過去執政時為何不作改革?蔡英文表示,目前她已放棄了十八趴,問題也不在誰領十八趴,在於政府或領導者是否有能力改革制度,讓領受十八趴的人,不要成為社會攻擊的對象,也願意在國家面臨困難的時候,大家願意來盡一份責任,也讓沒有領十八趴的人,感受到社會有公平正義的存在,這是國家跟領導人應該作的事,不是誰領十八趴的問題,她也從未批評過馬總統領十八趴的事情。十八趴的存在,有其歷史背景,從早期的正當性,到社會變遷之後到今天,需重新思考,其中也需注意,有長期依賴十八趴生活的人民的需求,要照顧到他們的需求。
媒體指出,是否需要馬蘇會先登場?蔡英文說,這是兩件事,目前的財政危機讓社會有惶惶不安的氣氛,這是整體社會要共同面對處理的問題,目前社會對舉行國是會議有迴響與共識,倒也不是她特別聰明,而是社會已形成了這個氣氛,只是在她提出來之後有這樣的迴響。希望能著眼在問題的實質處理上,至於政黨與政黨間的互動,是另外的技術問題,也希望不要把什麼事情的先後,變成一個程序要件。以往也舉行過國是會議,在作法和經驗上,都可以供馬總統參考。
蔡英文強調,目前國際經濟情勢不好,我們需要一個更好的領導,這個領導不但要有他的格局跟包容,同時也要有能力,帶領人民在困難中共體實艱,共同度過這個困難的時刻,而不是在人民之間產生對立。
媒體以前陣子的報導指出,似乎只有蔡能與國民黨人一拚2014台北市長選舉?蔡英文明白表示,這是國民黨內部權力邏輯的問題,和民進黨及她的關連都不大,選台北市長不在她的規劃範圍之內,現在是國家財政面臨危機的時候,相信這個社會現在比較關注的是這件事,而不是2014年誰選台北市長。




    文章標籤

    國家內債和國是會議

    全站熱搜

    台灣窮小子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